澳洲进口奶制品联盟

小说|春水长流

楼主:剑胆琴心 时间:2018-03-14 04:30:53

*关键词:偷鱼、溺水、索赔、协警、辞职


这篇小说,写的是一个妻子有病、儿子尚未成年的中年人,因为受当下不好社会风气的影响,深更半夜到人家承包的湖中偷鱼,结果被巡湖人员发现,遭到一顿暴打之后,还是不让他上岸,无奈他只能在水中徜徉,最后溺死湖中的故事;而负责维护打捞尸体现场秩序的治安队一班协警,围绕这件事,发生了一连串尽职尽责之后关于辞职的故事……


“快点、快点哦,凡是治安队的人都去,其他的不管!”又困又饿之时,忽然听到这样一句强心针一般的话,确实令人精神一振,宫垒的眼皮,象上弦月和下弦月那样,迅即从如绞似膝的状态,上升到皓月当空。


“你是得到了哪个领导的指示啊?”宫垒声音洪亮地问道,而那发话的小子,好象根本就是没听到,头也不回,说这话的时候还没到宫垒跟前,眨眼间巳滑到宫垒前方两三米了。宫垒紧跟了一步,又加重了一些声音问道:“是不是你请客给大家发福利啊?”那小子犹豫了一下,急不可待又象是漫不经心地说:“少说废话,想去就去。”


治安队其他协警很快跟上去了四五个,话说到这份上,宫垒还有什么可说的,现在就去服务区吃饭,完全没必要怀疑其真实性。可是,宫垒犯了一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老毛病:他想知道是哪个有亲和力的领导,把他们这些人还当“人”看,他们也要补充能量,才有活力、才有战斗力啊。也许是跟他在部队呆了八年有关吧,虽然宫垒不愿意承认他哪里出错了,但他还问了一句在此刻大家的承受力和对饥饿的忍受力似乎都到了极限时,不该说的一句话:“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做的呢?”听到宫垒这么说,态度原本就极其不耐烦的小伙子,心情一下就如决水的长堤,但他只抛出了生硬的一句话:“当然,你可以不去!剩下的任务干脆你一个人顶上去吧。”他似乎意识不到这句话的棱角甚至超过了菱角和镰刀,脚步比刚才更快地向高速公路服务区的超市方向走去。

宫垒的牙跟不自觉地咬紧了,他的拳头往狠处捏了捏,他突然有一种打架斗殴的冲动。


他肯定是不会去吃这种嗟来之食了,不明不白的,跟他党员的作风对不上劲,他虽然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协警,但这跟雷厉风行的公安干警办事的风格,完全铆不上!


正巧这时,李刚走到他身边,李刚也一样,绝对没有考虑宫垒心里的激怒、疲劳、还有饥饿,把手往宫垒肩上一放,轻轻拍了一下说:“早就饿了,走吧走吧。”他说着这话时,巳经走到了宫垒前头,但宫垒仍旧站在原地,他只好停下来,并且把头往宫垒胸部那里凑了凑,一本正经地说:“走吧,站着发什么楞呢?中我的面子吧。”宫垒刹那间哭笑不得,按理说,天天在一起、抬头不见低眼见的人,还有什么亲切感呢?有什么一见如故呢?偏偏信了邪,第一次见了宫垒,李刚高兴得不能自控似的,仿佛宫垒就是他的前世,他是宫垒的今生,他迁就宫垒、引导宫垒,让宫垒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明明是他象个哥哥样照顾宫垒,他却偏要叫宫垒“垒哥”,他并不是那种小鸟依人的形态啊,他身高臂长,甚至比宫垒还要高出一两个公分,怎么会这样呢?这些道理,宫垒就搞不清了。


“今个儿,我哪个的面子也不中!”明明是怒不可遏地说话,没想到还没说完,他就不争气地笑出来了。看看这德性,他并没有为自己争口气呢。李刚什么也不说,径直走了一步,把宫垒的手臂往前拉了拉,说道:“要是领导不买单,这单我买了。”再说什么全是多余,宫垒乖乖地跟着李刚往前走。


宫垒问:“昨天局长在这里呆了一个晚上,尸体巳经浮上来了,拖到殡仪馆去就算大功告成,未必今晚又是疲劳战吗?”李刚说:“事情发生在前天夜里,昨天凌晨,今天巳是第三天了,一具尸体,能够在水中沉淀那么久、不往上浮吗?”宫垒说:“听说打捞队昨天只在水中象征性地持续了两三个小时,酬金巳高到了两万五。这笔钱,镇政府巳经出了,很多人看到了。”李刚说:“不知道这个打捞队是谁个请来的,他们的开价怎么这么高,很有市场吗?非命死的人怎么这样多?金钱真的比生命更宝贵?”宫垒说:“鱼的价格也不贵,他想吃就去买几斤,为什么要在深更半夜去钓鱼呢?深更半夜,不是偷是什么?这下好了,人家巡湖的逮住了,往死里打,他打也不过人家,斗也斗不过人家,又贪生怕死,只有往水里跳,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李刚说:“这回,区乡镇的公安、派出所、联防全部出动了,调动了这么多力量,人命头天呢。群众的执情可真高,爱心无限呢。”两个人说着,巳经走到了超市门口,只见刚才跟宫垒说话没好气的那个小伙子,正跟超市营业员一个一个地数着人数,每人一碗牛肉方便面,外加一根火腿肠,再加上一点别的什么,每个人的总费用12元。数完了人数,他老老实实地从皮包里拿出两张百元钞票,把钱交给营业员。


宫垒很少吃、几乎不吃方便面、烧烤之类的食品,他一个箭步冲到那小子面前,拦住了那小子递钱给营业员的手:“不急不急,我的12元你给我,我不吃方便面,我去吃饭。”李刚的默契仿佛是天生的,他随即附和道:“我的12元你也给我,我也要吃饭。”平时有个罚没款什么的,都是这小子经手,条子收据往他那里一递,报销手续就算数。也许真的是得到领导授意了,不然他哪敢动用手里的钱款?


他抬起头,逐个把宫垒和李刚看过去了,又把李刚和宫垒挨个看过来了,脸上的神情是无奈、不解、坦然、随和,好象还有一点有意和无意的鄙视;他不好说什么,等营业员找了零钱给他,他很干脆地拿出了一张20元,往宫垒这边递过来;他马上缩回自己的手,在包里抠出4个一元,再次把钱递给宫垒;超市旁边就是自助餐厅,不管你吃什么,都是每人30元,高速公路服务区的东西,是比一般地方的要贵些,有人就在那里揶揄地指责领导:“今天中秋节,我们都没回家,晚饭时间早过了,连饭也舍不得给我们吃一碗,能贵多少啊?”“又要牛挤奶,又不让牛吃草,这是不是需要整治的腐败呢?”宫垒和李刚听到这些,面面相觑,他们不说什么,却见那小子又在当场教训说风凉话的人了:“大家不要发牢骚,赶紧吃完。说不定吃完了,事情就圆满解决了,我们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


果真是这样,经过派出所司法所、区乡镇层层领导反复做工作,认真地许下了诺言,遇难者家属和围观群众代表答应不闹事、不上访、不告状;偷鱼固然错误,但罪不致死,必须严惩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肇事者、必须承担死者丧葬的一切费用,必须赔偿死者病妻治疗的相关费用和幼子18岁之前生活教育的一切费用!


真的是大难之后就必有大治吗?一湖水,从春天流到秋天,能否开出灿烂的花朵?春水流啊流啊向东流,你夺目的泪水为谁而流?


你的精致的情怀有谁能懂?


……宫垒他们坐的警用巡逻车,就晃晃悠悠地跟在殡葬车的后方,现在没有人准备闹事了,大家的心情就不是那么纠结,一时半刻也轻松不起来,一切就等赔偿到位,有了钱,办事的速度相应就快一些,但现在是晚上,大笔的钱款,在自动存取款机那里取不出来,谁也不会事先预料到会发生类似死人赔偿的事,几个承包湖泊养鱼的自然人,手头也没这么多,加上今天中秋节,至少要等到第二天,人家去银行取款,赔偿才能逐步到位。所以今晚,治安队还要到殡仪馆的外围,加强盘查守候,防止个别惟恐天下不乱的小人,趁机闹事,从中渔利!


宫垒孩子气贪玩调皮的一面表现出来了,他对司机说:“要不,我们拐个弯,去买点纯净水饮料什么的好不好?反正也耽搁不了多久,我们今晚也不会脱岗,怎么样?”没有人回应;宫垒就叫开车的小伙拐个道,小伙子回头,望了望喜欢发号施令的管钱的小伙;他此刻很沉静,虽然车内有点路边路灯的反光,但表情还是不怎么看得清,但起码,他没有明显表达出反对意见。开车的小伙就大胆地把方向盘一打,没一眨眼,车就拐进了另一条灯火辉煌的大路,视线中一下没了殡葬车,大家说不上是高兴还是沮丧,全车仍是昏昏欲睡的状态。


管钱的小伙眼尖,他一眼就看到了路边有家批发店,深更半夜了还未关门,这回,他却不发号施令了,拉开车窗玻璃,隔了老远,就大声喊道:“老板,拿10瓶酸奶过来吧。”老板一副和气生财的样子,也不知他听没听清,径直就跑了过来,详细倾听他们的要求。宫垒站起来,拉开车门,示意老板一起朝他的店子走去,不一会儿,就提了一塑料袋红红绿绿的瓶子,管钱的小伙十分配合地起身,下了车,十分爽快地付了钱。


刚才在高速服务区超市,也有他们现在取道要买的东西,那个时候,为什么宫垒没有想到买这些花花绿绿的饮品呢?是此一时彼一时的世俗吗?不知道!没有谁再去想这个问题。


开警车的小伙一下就加足了马力,其实刚才他们也没有慢过,从来从来,他们的车都没有慢过,出警要快、捉拿犯罪份子要快、奔赴第一现场要快、返回休息要快、思维要快、动作要快,没有哪一样是允许他们慢下来的理由!


没怎么紧赶慢赶,他们很快就看到了那辆殡葬车。现在巳经城乡一体化了,以前种田种地的农民,没了土地,跟城里的下岗再就业职工,根本就没什么本质的差别;只是,他们不是那种狡诈难缠型的人物,丁是丁,卯是卯,说好了的事情,哪怕只是一种口头协议,也不会毁约!他们的生存很辛苦,本来巳经饱受磨难,他们决不会制造新的磨难,去强加给那些能够为他们说话、用良心对待他们的人!


又是一种晃晃悠悠的节奏。宫垒忽然想到今天是中秋节,天上的月儿圆着呢,月光巨大无朋,象一片看不见边际的柔软的绸缎,无形地披在万物身上,白得有些发惨;满满的月亮,满满的湖水,人在其中活动,是不是象一个个辛勤蠕动的蚂蚁呢?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今天的江水坠落成湖水,流动巳凝固!有人竟在这个时日,因为偷鱼被人打到淹死!宫垒的眼泪忽然来了。他从来就不是文学青年,他对文学也无过多的研究和特长,这可不是他一惯的风格,他的有形不是体现在这方面的。他赶紧掏出右手,在眼角,轻轻地擦了一下。


还好,没泪。


这个小动作谁都没有看见,包括李刚。


没有晃悠很久,他们的车就开到了殡仪馆大门前,这里离主城区不远,但是没有路灯,只在肉眼能看见的远方,才有村庄,但是也有了零星的小餐馆、专卖丧葬用品的小店铺,但一到夜晚,就里几乎就没了人影,店子早早关了门,客观的、人为的种种因素,让这里的气氛有点阴森。


大概就是这样的心理在作怪吧,他们的警车没有开到殡仪馆大门里边去,很自然地停在了由大块的石头垒砌、并雕刻了龙和凤的高高大门外边;听不到一星半点的风声,听不到传说中的鸡鸣狗叫,甚至连开着摩托车、忙着赶路回家的打工仔也见不到一个,阴森的成份无形中加重了很多。所有人的心理不由肃穆、谦恭起来。


其实在黑暗的大门外边,早就停下了一辆警用小车,在黑漆漆的环境当中,小车本身的白色,反映了天光,反映了人的本质之光,四周就不是那么黑暗了。宫垒早巳看见,等他们坐的警用巡逻车在小车后边稳稳地停下来时,他一看车号,就知道是公安局机关一个部门领导的车;虽然他不是公安民警,但跟案子的交道多了,他也记住了某某领导坐的专车号。


也许,他的骨子里,还有一些渴求被人指挥、被人调遣的奴性吗?从来的从来,他就是在类似的主子和奴才的心理之间煎熬着、渡过一天又一天的生活和工作吗?宫垒忽然想到了小时候看过的那部叫做《刘三姐》的电影,更是想到了刘三姐跟三个秀才对歌的场面,慌不择路的秀才落水了!


今天是怎么了?这真是一种要命的心理,他用右手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左边大腿,自己感到很疼了,他也没松手。


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本能地从车里走出来,路边的黑暗和花坛,正好为他们“就地政法”创造了很好的契机,提供了很赤裸的方便,每个人,都巳经憋了很久、很久了。


治安队长坐的车,没几分钟就赶到了此地,不知怎么,治安队长跟那个部门领导的表现,真的可以用“无缝对接”来形容:因为队长刚刚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前方的车门也开了;队长出来向前走了两三步,前面那人巳经向后走了一步;寒喧好象是多余的,握手也不必了,两个人开门见山,直接就说起了这两天的经历,哪是一种怎么样的人生哟!


宫垒其实也没听清他们说了些什么,在那个瞬间,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心理占了上风,他的脚步,鬼使神差一般地走向了商议着案情的两位领导,他没有抢着想表达什么,更没有迫不及待地想要说出自己的某某观点,就是在他俩停下了说话,而且双方巳经说完了一个话题、都没有再继续往下说其他的那个间歇,宫垒跟那个部门领导说了句客气话:“你老来这里真是大驾光临呢,我们来是应该的,你来,简直让我们受宠若惊了。”至多也就是一句不合时宜的马屁精的话而巳,那位部门领导回过头来,甚至还朝宫垒的位置迈了一小步,起码是他的身体,朝宫垒这边倾斜了一下,黑暗中,宫垒看不太清他的表情,不知道他看清宫垒的表情没有,接下来,他就说了这么一句话:“来得不能比你晚,走得不能比你早。你才是大驾光临呢。”说完之后,他竟“哈哈”大笑起来,没有人跟着他一起笑,在黑暗得无比肃穆的空间里,多多少少真的有一丝恐怖味儿。

所有人的眼光都朝这个方向望过来了,除了在车上还没下来的人,大家都听到了这两个人一来一去的对话。宫垒的心,突然紧紧地往更小的位置缩了一下,就象躲避什么外来的暴力似的,接着就是麻酥酥的疼痛。剧热天气早就过了,夜晚的凉风给人带来寒冷的感觉,可是这时,宫垒的汗,一阵紧似一阵的倾泄出来。


他听出了领导的话算不上友好,多半是一句无关紧要的玩笑,然而,他还是自嘲般地说出了一句:“我怎么老是这样,判断失误呢?”究竟他判断了什么,失误了什么,没人有兴趣知道。


那个领导,为什么无头无尾地对一个协警,说这种没水平、发牢骚的话,真的是匪夷所思。


李刚不失时机地站出来,他说话的姿势,还有说话的口气,完全一个局外人似的,一点也不受现场气氛的影响,他说:“领导亲自挂帅,我们再苦再累,也是应该的。”这么说话,好象是开会作总结发言或者表决心什么的,一下子就把自己摆到了受众人关注的位置,真是有点小儿科呢。

宫垒和李刚,谁也没有看谁一眼,他们同时往后退步,然后调过头来,同时往前走,不仅离领导、也离警用巡逻车至少有七、八步之遥,来到黑暗中的花坛边,刚才巳经排过了晦气的小便,宫垒现在再次作出了要小便的姿势,李刚看着他,什么也不说;其实宫垒也没解开裤子,手一到那里,就收回了腰间,他真的是好脆弱好脆弱啊,刚才的心痛不仅没有减轻一点点,反而更强化更剧烈了。不知怎么,他一下抱住了李刚的颈,李刚完全知道宫垒内心的感受,一动不动,象个傀儡似的,全程配合着他,他抱他的头,他也抱他的头;两个人都接触到了对方脸颊上绒毛的磨擦,都听到了对方粗重的呼吸,都亲身尝试到了对方强有力的拥抱!


还是李刚理性,他迅速松开了手,扶住宫垒的双肩,说了句:“不要想太多,大家都是有口无心的,笑一笑就过去了。”说完,他摞下宫垒,一个人往车的位置走去,看宫垒不动,他当即就停住:“那你想怎么着呢?”


这全是一个错误!不是阴谋!宫垒的眼泪真的流出来了,也许李刚看不见,但他自己很强烈地感受到了,泪珠在他脸上,象条毛毛虫般的嚅动,眼泪流出来,他的心痛顿时就减轻了许多;只是他哭得更欢了,仿佛决堤的江水,一泄千里,肩头很快就开始了耸动。李刚满口小声的埋怨:“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大家看见了会怎么评论你?你还想不想混了?”


一句话,就止住了宫垒的眼泪,就说到了宫垒的心上:“我不想混了,今晚就结束。”


他不恨谁,那些看起来让人大失颜面的调侃和戏谑,有时恰恰就象一注强心针,刺到了当事人最不愿意直接面对的地方:从来从来,他就不是一个执法主体,他始终就没有过执法资格,这样的角色,他充当几年了?刑警的出生入死,治安警的围追堵截,他一点也不缺乏那些斗智斗勇和劳命伤财的经历。复员退伍回家,他还丢不下、舍不得“制服情结”,考公务员的铁饭碗,他没有大学毕业证,父母不期待他闲下来,不期待他比别人差,匆忙之间,他就干上了协警;他没结婚,连一场正儿八经的恋爱,好像也没谈过,如果辞去了工作,他就返回到了一贫如洗的童年!


沉默之间,宫垒的决心巳越来越坚定。


没什么好后悔的,他的身材不够修长魁梧,长相也绝对称不上帅哥,然而,他还是要为自己活一回。他忽然想到那个偷鱼溺亡者,忙活了差不多两天两夜,他们一直都在现场的外围,他没有去过两拨人打架出事的地方,他也没看过最后死去的那个人,长着一双怎样的鼻子眼睛,但是好歹,那个人为自己的想法活了一回,虽然很愚蠢,甚至为这个荒唐的行为丢了性命,但那个人敢作敢当的性情,真的是宫垒没有的,都是宫垒极度缺乏的。


斯人巳逝,他的生命离开了他的身体,他什么想法都没了。小人取财,君子取义,如今,他的身体成了双方人马讨价还价的载体,真是好笑!而宫垒,好脚好手好身体,在这漆黑如梦的地方,为自己找到了一条明亮的大道。


想着想着,他就这么决定了,他的嘴角先是微笑,然后轻轻地笑出声来。

----2016年9月28日 鄂州


*余丁未,笔名“良菩”,男,汉族,60后,公安诗人,大学本科学历;在报刊杂志、网络传媒发表大量诗歌、小说等作品。长篇小说《康有为之死》自2017年4月在“传奇中文网”连载。全国公安文联会员、湖北省作协会员。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