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口奶制品联盟

办公室的故事

楼主:子非驴 时间:2020-05-13 07:54:51

办公室的故事

小旅飞刀 2001-06/北京

 

有时候,我非常痛恨电脑这狗东西。它经常在我文思泉涌,手舞足蹈之际,突然提示说因系统发生错误要和我白白,然后,大脑一片空白,眼巴巴地瞅着那些字儿在我面前慢慢消失,而且泥牛入海无消息,欲笑无泪,欲骂无词啊。

事实上,很多的不幸都是为一件亟待发生的幸事埋下意味深长的伏笔。


当我睡了三宿好觉、吃了五顿酒席、喝了N瓶燕京普装并做了几天梦里的新郎之后,突然在一个程序里找到了丢失文章的大部分,呵呵,不用“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乐啊。乐完之后,在下班路上看到了这张启事,上书:谁家需要雇用长工!

 

办公室的故事-1


 

北京的夏天来了,满大街的女孩儿撒了欢似地越穿越少、越穿越薄、越穿越露、越穿越透;满大街的老爷们儿光着膀子、腆着肚子、没事穷侃、侃起没完。我这人生性有些羞涩,所以只能偶尔穿个背心、有时腆着肚子,但两者不可同时进行,毕竟,总有些占了那些看我的女子们多大便宜似的。

 

随着夏天来临,我的办公室也从地上挪到了地下,许多马屁精见了面便真挚祝福:好呀好呀真好呀,冬暖夏凉,冬暖夏凉。我也得心里腻歪面上乐呵,嗯,冬暖尚早,先好生过一个夏凉罢。

 

可是,夏凉的定义是什么呢?38℃算不算夏凉,38℃还没有一丝风算不算夏凉,地下室就是这样,头晕脑胀,如坐火山。有好事者前来探望,并鼓励曰:心静自然凉。我真他M的该用大耳刮子抽你丫的,你丫纯属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我倒是想静,可树欲静而风不止,把你丫儿搁烧红的热锅上烙十分钟瞧瞧,我看你静得下来吗。

 

到底还是老板想着群众疾苦,部门发了几箱还有十天才过期的矿泉水。可是,老大,兄弟都不喝呀!俺没辙,还得一个人一个人地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兄弟们啊,老板是不会害我们闹肚子地,你们想一想,周扒皮能让他的长工闹肚子吗?不能,绝对不能,周老先生还得让他们半夜闻鸡而起,上工干活呢。所以,放心大胆地喝罢。

 

不几日,公司又要精兵简政,我和同事们被逼着考完了综合素质,出来后大家都夸人力的同志题出得真好,绕着弯子骂你IQ不高,我的哥们L律师内心气愤,脸上微笑,上去恭维主考大人:你这人有些学问。背过头对群众补充说:闹着玩儿这孙子下死手啊!

 

办公室的故事-2


 

有个狗屁广告说:这个夏天不再火!要是让创意那哥们也像我一样,挤两小时耳鬓厮磨、水乳交融的公交车,下车后在阳光灿烂、尘土飞扬的工地上绕三小时圈儿,准保也得气急败坏吐着舌头有气无力地呻吟:不火哪是瞎扯!

 

这个周未,搭了两小时北客京华的群众包厢,出行到学院路。

 

学院路很精彩:有戴着安全帽吹哨的工头和光着膀子喘气的民工;有开着搅拌机的司机和拉着胶轮车的驴;有别着BB机的学生会干部和挎着小女生的校园演讲家;有拎着手提电脑西装里面套着T恤的“挨踢(IT)”老板;有系着金利来领带掸着古龙水骑着30块钱在修车摊弄来的自行车上班的白领儿;有左手牵一京吧儿右手操一袋猫粮脖子套一条像拴狗链子粗细项圈的富婆儿;有头顶剃一秃瓢儿脚底蹬一圆口布鞋手里转俩钢球的混混儿┅┅

 

生活就是这样火热得乱七八糟,每一个奔波的生命都像脚上的皮鞋一样,开始油黑发亮逐渐灰眉土脸然后疲惫不堪。

 

昨天是端午节,一个很适于青年人出游的日子。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想起了哈尔滨的端午节,每年都热闹非凡,数以千计的年轻人在头一天晚上就来到松花江与太阳岛之间的沙滩上露营,人人脖子上都系着红丝线编织的吉祥结,手里挥扬着一小束艾蒿草,有的在沙滩上放歌;有的在松江里荡桨;有的在江堤上漫步;有的在帐篷内小憩┅┅从防洪纪念塔广场的五彩音乐喷泉到斯大林公园沿江数里的长堤,歌也悠扬,情也悠扬。斜倚江边,看清江万里东流去;醉饮哈啤,任江风千缕拂面来。多好的日子呵,松江之水清兮,可以濯我足;松江之水浊兮,可以濯我缨。此情此景,宛如隔世;今日想来,其乐也融融。

 

人就这么犯贱。放着神仙日子不过,非说喜欢漂泊。漂泊的结果就是在端午节没来由地发出几句感慨,实际结果就是该吃粽子时没能吃上粽子,不过还好,看了王小波的一篇小说:《绿毛水怪》,倒也不错!

 

每因工作劳心役,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找到投身工作的快感。

 

我这人好象有病,怎么就体味不到工作着有多么幸福这个道理呢?反正我总想:躺在藤椅上把腿翘起来再晃荡几下肯定比傻站着舒服;什么也不干有吃有喝肯定比撅着屁股流大汗出大力舒服,打死我也这么说。我不像有些人非得冠冕堂皇,什么实现自身价值,什么创造社会价值,呸,唬谁呢,我为嘛?我过去是为了吃点鸡鸭鱼肉、喝点烧酒穿件干净衬衫,现在是为给我女儿买“帮宝适”纸尿片、雀巢奶粉。其实说穿了,我就是一个不爱上班不爱干活喜欢天上掉馅饼的人,不行吗?唉,好是真好啊,可哪儿找去呀?

 

沉闷的生活,郁闷的夏天。

 

雇来的二老板又在洋洋洒洒地做动员,要竞聘上岗了,几块骨头扔下去,一二三,大家开抢。我静若止水。在这个世界上,总有摇尾乞怜的狗,也总有傲睨长空的鹰;总有卑躬屈膝的奴才,也总有永不妥协的英雄。

 

当英雄多难啊!在大狗、二狗、三狗、小狗崽儿们的狂吠乱咬中保持一份清静与怡然那得需要多深的修行呵,要不怎么说:“大隐隐于狗窝”呢。

 

这是个英雄萧瑟的时代,这是个让人迷乱的季节,这是个充满变数的夏天。

 

萧峰不在,吾谁与同?

 

办公室的故事-3


 

有个不幸的消息,公司又要开始禁烟了。

 

最近,我办公室边儿上的厕所经常打不开门,第六感总觉得里头有人在搞什么勾当,后来满脸警觉、闪身进去后才发现:很多上了瘾的哥们正蹲在那儿喷云吐雾准备过把瘾就走。此情此景,让我鼻子酸酸地,唉,瞧把这些烟民给逼得啊,里头都什么味儿了,还满脸幸福地一个劲儿猛吸猛抽,拉圾筒啊?说穿喽不就这么点爱好嘛,非弄得跟吸毒似的,鬼鬼崇崇、缩头缩脑,不得病才怪。

 

看过许多单位领导的办公室,里头总得摆一个精致的电脑,会不会先放着;办公桌后总得码几层砖头厚的MBA案例教材,看不看先摆着;领导面前总得有一堆人捧着废纸排队候签,忙不忙先绷着;领导讲话总得夹几个洋文单词并引发一阵又一阵虚伪的掌声,响不响先拍着。

 

形象包装嘛,就象妓女脸上的粉,涂得越厚越看不出本来的嘴脸,越发显得城府很深很有些名门望族、大家闺秀的样子。我这么说嘴有点损,其实大多数领导也不十分像妓女,再说涂点粉也没什么不好,企业还得导入CI呢,领导怎么着,主席同志也是人嘛。

 

有二则来自分公司的搞笑消息。一则是西南公司某员工在男公共厕所墙壁上书写反动标语恶毒攻击上司,事后被抓获并罚了五十元人民币。标语内容:××是个暴君、×××没有好下场、×××不得好死,呵呵,厕所文学啊。


另一则消息是说有个倒霉的家伙利用职务之便腐败了一把,搞了二块一毛钱的灰色收入,结果被逮住,罚了五千多,太不幸了,腐败方比那谁还倒霉,罚款方比王海还暴利。

 

 

当年评论


 

阿壳

那时候在北京的学院路,每每心情落莫时总会买个“可爱多”甜筒冰淇淋慰寄一下自已。读到上面这段小文,仿佛那丝冰甜再次入口,沁人心田,回味无穷。

 

两年来怪异地不断光顾哈尔滨,最近一次无意识地在端午节当晚抵达,实实在在地感受了一糟儿热闹非凡的集会,朋友相聚,其乐融融。实实在在地开心、感动了一把,真是让人难以怀念呀。

2006-7-13  19:01

 

林总

萧峰不在,吾谁与同?

!

2006-7-15  12:34

 

林总

你们领导大约想学习林则徐吧?

2006-7-15  12:37

 

cavid

看过许多单位领导的办公室,里头总得摆一个精致的电脑,会不会先放着;办公桌后总得码几层砖头厚的MBA案例教材,看不看先摆着;领导面前总得有一堆人捧着废纸排队候签,忙不忙先绷着;领导讲话总得夹几个洋文单词并引发一阵又一阵虚伪的掌声,响不响先拍着。


精辟!!

2006-7-20  13:07

 




子非驴∣亦知驴之乐也

很简单-也有趣-真性情


长按后点击「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关注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