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口奶制品联盟

十一&中秋 | 千千阙歌,千千晚星

楼主:虽然我还是在想念每一个人 时间:2020-06-07 07:11:48


交织了笑和泪 这小岛走下去
狮子山中见证人群里 失散团聚
同舟之情 携手走过崎岖
春风吹吹过世事常变 光景冷热成雾水
同舟之情 情牵总有根据
还有天地能前往 还有生命发光
腾跃於闹市海港 爱在旧城窄巷
谁也经历过迷惘 人间的波折阻不了盼望
只须看见 有你在旁
多想再次凝聚 愿一起走下去
分开不感到过份遥远 星空有万人默许
放不放开 理想还是要追
谁也经历过迷惘 人间的波折在风雨中抵抗
才知胸襟多宽广
只须看见有我在旁 为你一直护航

                   ——《同舟之情》


十月三号、四号、五号,“我们”终于聚在一起了。

“我们”是什么呢?

“我们”是一支前呼后应的小分队,是一个会做饭的人和一群端饭碗的老爷,是一个会弹钢琴的张家界艺术新星和一群鬼哭狼嚎的歌手,是一群前后兜圈子的人类带着一只脑子好使的导航老狗,是一种逛进哪家店就为哪家店找到存在感,买个早餐就增加一条长队的力量,是来自朝阳海淀房山昌平长沙济南,暂居在东直门并随时可以在视察人员到来时开展一些团建活动的大学生。“我们”,是一家十二个人。



(我们)




三号的时候我和aj千里迢迢地从贸大折腾到长春桥拿我的行李,又从长春桥舟车劳顿地折腾到东直门。推开门的时候大花andy还有qiang扑到我们面前:“你们俩怎么才来!”这个时候雨声刚好在唱k,唱的也是这首《我怀念的》。房子的音响效果很差,聚在一起的是很熟的一群人,于是我抢了一个麦开始鬼哭狼嚎。真好啊,跑调这么严重也无所谓,反正在他们面前不需要形象。

                 ——潇潇



张老板:“好喜欢这张,大家刚到一起,特别恣肆。”

Andy

今天的晚饭

你们有没有什么修改意见??

10月3日  北京大学东门站

雨声的生日惊喜

东直门宇飞大厦四楼,生日前后三天免费捏脚。



      小安,呛和菲菲出去买菜的时候坚持不让我去,那时我就在猜测是要给我准备生日。我想起去年底的时侯,应该是潇潇的生日,她说明年的生日会不会没人给她过,我说不会的,那个时候已经开学三个月了,同学们都熟了,倒是我,才开学不久,可能没人会知道我的生日。潇潇就说:“没关系,雨声,到时候我给你寄礼物。”今年我就收到了她和A菁给我挑的口红,这是我成年收到的第一份礼物。三号晚上,我们吃蛋糕的时候,呛也和我说,们会一直给你过生日。

      潇潇说她来的时候我在唱歌,其实我是后来才上楼唱的,在她把她的箱子放好之后。这是我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捧着麦不停地唱歌,我想,反正我最丑的样子也被你们见过了,我无所畏惧。那个时候,大家都像一个个疯子,小谷首当其冲。我可能永远也忘不了小谷的裸儿和那一句“再也出不来呀~”。

——雨声




在我10月3日早上五点半登上承德到北京的列车时,心中幻想着接下来两天多的时间中我们的样子。记得三联有一期的主题是亲密关系,它把亲密关系界定为在相处时80%以上的时间处于自己的真实状态。我很感激能有这样一个机会,能让我和一群具有亲密关系的人聚在一起,不用拘束,不用害羞,和大家一起做一桌好饭好菜,和大家一起玩玩乐乐,和大家一起在沸腾的火锅中愉快的分享美味。我们可以放肆地大笑,可以随意跑调地浪叫,可以敞开心扉聊天,可以像一家人一样暖暖地、幸福地聚在一起。一切,和从前一样美好而真实。

——爱你们的Andy





(第一晚晚餐;

吃螃蟹似乎应该作诗,却没人和阿菁飞花令。)

Ahjing

每个人只有一只螃蟹??

不是应该有好多只吗?

1小时前   东直门

饭后

拱起来的被子下是一位游戏青年


(价值700元的葡萄)

(塑料姐妹花)


晚上一起逛商场

张一试了件“你穿上它就相当于在清华披了一面彩虹旗”的衣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家都开始涂口红了;

西西弗书店;

明明说好了只是逛逛,却还是忍不住买了酸奶;

因为昂贵,而非常美味的菠萝和哈密瓜;

回公寓时,说要派几个人去马路对面的东直门枢纽勘探,

张老板拒绝成为其中唯一一个男生,却还是被拉入黑暗;

或许,大花才是我们中的顶梁柱。

   

我们开始把这个地方叫做家,我们开始说“买点水果回家”,会说“这个不用买,家里有”,也许若干年后,我们还是没能有一间宽敞的大房子,但是我们却总能有一个安逸的、温暖舒适的家。             

                                                                                                          ——Qiang


跟着大家一起的时候我从来不动脑子,有人认得路,有人会做饭,有人负责查攻略。去古北水镇的时候我上车就睡,反正下车的时候会有人叫我。走路的时候我根本不记路,反正他们记着呢。不需要跳出来:我去问路吧; 不需要站起来:我去点餐吧;也不需要在已经走不动的了时候强装坚强:谢谢我还好。就这么心安理得地偷着懒,最大的烦恼不过是小安他们做了这么多菜我要先吃哪个呢。                             ——潇潇

坐上摇摇晃晃的公交车,向古北水镇出发了。

说起来,到这个地方要坐车的时间能去趟济南了;这种摇摇晃晃的等待是如此的熟悉,像暑假里一起大包小包跑南跑北,也像每一个大巴车上的星期六下午。久就久一点吧,外面是茫茫的荒野,我不想下车啊。


Dingo

我还是那个爱摄影的小伙子。

10月4日   古北水镇

ZY

多出来的一张我看着一点也不难受。

1小时前   

叫乌鸦的少女

搞一点艺术创作

20分钟前   

Longlonglong

你们随意一点!找一种抓拍的感觉!

10分钟前   

      还有什么,还有我们的公交车之旅,“吃不起”的山楂甜筒,冲动购物的谢馥春,匆匆来去的司马台长城,各处的摆拍,还有小安的火锅,被嫌弃的香菜,吃生肉的pyjj,天天想变咸鱼的丁,又评红楼的张老板……中午饿着肚子找饭店的时候,不经意听到王摸摸说“再空的店,进去十二个人也挤了”,莫名地很开心,或许这就是甜蜜的烦恼吧。公交路上坐着的人睡得昏天黑地,站着的人摇到无法呼吸。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京承高速堵了那么久的车。我只记得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天边的晚霞很美,我发了一条朋友圈,脑子里想到的是高三一天傍晚的紫色云霞。第二次醒来已然华灯初上,我还和纯一起赏了十五的圆月。纯说月亮长的好快,前几天见它还是个半圆,我说我也觉得。济南的月亮和北京没有差别,早上我就恍惚着自己到底是在济南还是在北京。看来北京依旧没什么特别的,在我眼里它还是一个泛泛于群的大城市罢了,我能记住的只是特别的你们。               ——雨声





   我们赶路的时候,月亮也在路上。

   回到东直门的「家」,烧起一锅热腾腾的水,煮开大花从长沙带来的火锅底料,牛肉、猪肉、茼蒿、鸭血、蘑菇、豆皮、青笋、玉米、粉丝,通通丢进去吧!


果然,大家聚在一起吃火锅,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啊!                     ——安院长                                          


(只有小谷可以坐着吃饭哦!)


爱吃猪肉刺身的PYJJ

这猪肉真好吃,就是有点生。





今天凌晨的时候一群人玩腻了狼人杀,开启了真心话大冒险。“我们都这么熟了还有什么好问的啊”可是最后还是知道了张一还给小谷写过绝交信,理由是小谷上学不等他。

“为什么今晚夜聊的大家都是单身呢?”

因为王嬷嬷太直接了 

因为lgb太闷太高冷了

因为李喂狗不想谈恋爱

因为aj早晚都会有的

因为纯姐心机太重!

因为Qiang把男生当女生看

因为张老板有时候太较真了

因为小谷忽而冷漠忽而热情

因为pyjj王者打得太好一夜上黄金让男生失去追求的机会

因为大花心里有吴磊了

(因为Andy喜欢比他大的女生)

虽然andy和雨声没有参与夜聊,但事实上他们也是单身狗。

——潇潇



       菲菲早上告诉了我睡觉期间你们的夜聊内容——为什么大家都是单身狗?后来我想了想,大概是我在和这个集体谈恋爱,还舍不得分心思去给那些臭男人们。我再也遇不到这样可爱的又知心的人们了。你们是我唯一的——除了澡堂的大妈——坦诚相见的人了。                                                          ——雨声


离别

小谷是走的最早的那一个。

这个提上裤子就跑的男人,给我们留了一首「六等星的夜」。

所有睡在李喂狗前后左右的人都感受到了她的七手八脚,早上八点多我醒过来,看到阿菁和qiang也醒了,下楼时不知道小谷还在不在,只看到大家都沉沉地睡着,紧紧裹着被子,像王莫莫所说的“如同飘在风里”。

去楼下的711买了早餐,煮了一锅火锅粉丝。然后收拾了大房子,放掉气垫床的气,打开了卫生间卡住的锁,这样,这幢房子的魔力顿时杳然无存。庞月姐姐是坐公交车走的,小安坐上了环线的另一头,大花和张老板拎着食材打算去逛街,东直门朝阳门和平门,以前怎么没发现2号线有这么多『门』。


“小谷早上八点跑了,王莫凡十一点多跑了,真狡猾啊他们。我们和庞月和小安在东直门道别,和qiang在崇文门告别,在和平门告别了大花和张老板还有雨声。很高兴我们还有一场电影,让我们可以坐在老舍茶馆里点四杯茶和两小碟点心,啃啃大花家硬的硌牙的月饼,看一场不那么有趣的《大战红孩儿》的皮影戏。我开始写这点东西。后来我们终于被赶出来了,拖着行李箱背着死沉的包在大栅栏逛来又逛去,找不到上次吃的臭豆腐,大栅栏终于只剩下了“北京特色”,而我们也只剩了四个人。

其实我没那么喜欢《刀剑神域》,也没那么喜欢亚丝娜,在还剩半小时结束时我甚至打起了哈欠。但是啊,在我最后目送了纯儿和老丁以后,在我一个人坐在房山线上以后,我终于后知后觉地羡慕起桐人来了,他们至少还有虚拟现实至少还能在虚拟的世界里常常见面至少还可以并肩战斗。三个小时前我想,丢掉记忆就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三个小时后我后悔了,有些人丢了记忆就没了,我唯一能攥紧的,只有自己的记忆而已。

北京那么大,中国那么大,你们周围的人那么多,会不会,会不会,就再也见不到了呢?我们共同的记忆是不是就这些了呢?

不,不会的,我这样相信着,走向黑暗中的良乡。

“离开前,呛留了一张卡片,那里有丁,有王摸摸,有小安,有张老板,有小谷,有菲菲,有呛,有A菁,有潇潇,有pyjj,有纯,还有我。
   坐在回程的动车上,我和雪儿还有呛刷起了“想你了”,疯狂想看辣鸡微信掉星星。但我确实已经开始想你们了,从在地铁,在路上匆匆挥手,甚至没来得及的那一刻起。
   我还会再来的,我还没吃到敏姐强推的红烧肉,我还有更多的事情没有做完。
   这场谈了两年多的恋爱,我还想再谈一辈子。“

   


    “我醒来多久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宛如一个装满岩浆的皮囊一样躺在此处,我的体温可能已经39℃。我试图坐起来然后下床吃退烧药,但是我的骨头好像已经熔化了一样无力。我想起电视报道中小时候发高烧烧坏了脑子的小孩子,我想起荆森说的那个发着高烧参加高考然后拿了状元的男生,或许真如qb所说,高体温活跃了大脑,无数信息在脑子里闪回。我绝望地躺着,突然想起你们说我是刘一纯的“没脑子同桌”,果真如此,那高烧或许就侵袭不了我的大脑,毕竟我的脑子一直“生活在别处”。

    昨天我终于在天安门脚下和高三约好的朋友们看了全北京只有三家影院还在上映的《序列之争》。平心而论,电影软绵绵的节奏的确令人失望,身边昏昏欲睡的李蔚潇也毫不留情地展示着她对电影的失望。可能这确实只是向老粉们卖情怀的电影,可由纪从亚丝娜背后出现的时候我已经兴奋无比,黑衣剑士拔剑的瞬间依旧让我热血沸腾。

    其实啊,只是想再看一次二刀流,只是想完成高三和你们的约定。心里有一点点仪式感在作祟。片尾LiSA的声音响起时我竟有些恍惚,LiSA的声音依旧如此有穿透力,她唱道“この瞬间を掴め, Catch the Moment”离开影院的时候在大栅栏看到了极美的的晚霞,可能这便是我想抓住的瞬间。

    中秋夜话的那晚,凌晨两点,我轻轻说:“我一点也不困。我还想再看看你们。”

    那个瞬间我还不知道第二天将会有一场突如其来的高烧,就像此刻我还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我只是想catch the moment,抓住此刻你们眼中这一片片昏黄色的星海。

    我得了一种少女病,就好像青春期永远不会结束一样。思念是一场不退的高烧,总是在派对散场以后萦绕心头。

    walking seperately without going far away.

    愿我们各行其道但又不渐行渐远。

——阿菁

     


我们就这样一直聊了一夜,有梦想有八卦,更有最真挚的朋友间的毫无保留的所谓“揭短”,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们走向更完美的自己。夜晚的月色是亮的,我们每一个人也都是亮晶晶的,我多想借这月光,记下你们每个人亮晶晶的眸子,一闪一闪的,有对生活最真的期望与乐观。梦里有诗与远方,还有眼前点滴的幸福。“我不想睡觉,就想多看看大家”不论是听到的时候,还是打下这句话的时候,我都是双眼模糊的,有种最复杂的情感融合在里面。日子久了,就发现离别是种痛苦,三天真的好短啊。不想睡觉,只想记住你们每个人的笑脸。我也想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像小谷一样,不用落泪痛彻的告别就可以早早草草离开,那样仿佛更加轻松,我同时也感激身边有你们中的一些人,一直陪着我,在我身边,当然,纵是万水千山,深情依旧。约花姐姐逛街,我拼命血拼,乱吃,乱逛,开心的仿佛不是自己在过日子,因为我知道,下一次就不定何时了,我努力拉长时间,只为留下你们的容颜……

——张一



kalibra说我梦想做一条咸鱼,其实我只是心心念黄金周里堵车消磨掉的我们的宝贵的时间,因为仅有的2days里,每个小时都过得飞快啊。3号晚上我提着一大袋Rio啤酒可乐站在这座神奇的房子门前时,敲门的那种微妙,让我忘了赶路的寂寞和手上的重量,比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更令人期待。从Qiang和AJ给我开门时的表情,我大致明白了那时我自己的样子。我感受着满屋子的暖意,看着忙着准备大餐炒菜做饭的Andy和Qiang,对着钢琴沉迷自我不能自拔的小谷纯儿姐,听着楼上传来的wmm的鬼哭狼嚎,被AJ拉着打了一把乱按键死活自己也发不出招的拳皇。来到这里的第一个场景成了两天里最难忘的之一,它让我想在房子里宅上好久,把每件东西都熟悉到像家里的宝贝一样才罢。

然而能实现的梦想毕竟太少啊,好不容易聚上一次,哪能真就这么被咸鱼掉。出去旅行,抛开各种现实因素,大家一同走一圈的体验才更重要吧。虽然来回坐了好久的车让我差点又一次致敬,虽然水镇只是又一个被商业化的景区,但那里有我们平日看不到的青山黑瓦,白墙红叶,有我们【认真】爬过了的长城~那里留下了我们每个人的足迹和笑声。翻着一张张照片我突然觉得,不管有没有滤镜和美颜,每个人都在变得更美。

可惜时间永不停留,想留下的一切最终都会变成照片和头脑里的图像,被生活里一波又一波新的大潮冲淡,直至模糊的快消失不见。每个人都奋力战斗的一顿热腾腾的火锅,坦诚相见不留老底、时不时有人语出惊人的夜谈,转眼间都已经是身后的事情了。回到学校的晚上和纯儿姐慢悠悠的骑在路上,我说“你是不是不想回宿舍”,“是啊!”,我们都知道,这就像一场梦,回去的时候梦就醒了,面前的将是冷冰冰的学业,是若干让人心烦的琐碎。

把行囊放下,我知道安静的宿舍我待不住。我逼着自己跑了好久好久,跑到停下的时候几乎喘不过气,让天上闪亮的月陪着我。我突然觉得欲说还休了,虽然那不舍的时光已然逝去,但我们还在同一轮月下各自奋斗,我们在彼此的生命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眼前的月仿佛就能把我们联结。每个人的故事都在继续,每个人的记忆不会就此止步。

来句鸡汤吧,分开是为了更好的遇见。

                                            ——丁


      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买了一栋房子,是个二层小楼,房子不算太大,但也不至于要打地铺。第一年我把大家召集到这栋房子里来,我们一起逛家具店,把每间屋子都装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把我们的照片贴了一整面墙。大家围在一张桌子前吃小安做的饭,再纷纷告别。往后的每一年大家都来到这里住上一阵。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在梦里笑出声,反正醒来的我很高兴。

      那天我早上起床后,梳洗打扮,这么久没见了,我想还是美美的吧。可是见到之后所有的形象都抛开了。我们都这么熟了,还怕什么呀!即便我黑的跟碳似的,小安一直在嘲笑我,我也很开心。即便我根本不会唱“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被小谷嫌弃,我也很开心。即便在公交车上,李蔚潇重重的脑袋压在我的肩膀上,肩膀好疼,我也很开心。和你们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很开心。去了长沙后,这一切都将成为一种奢求,我有点后悔离开北京。不然我可以周末约Qiang和AJ去逛街,约李蔚潇和lyc看电影,约庞月姐姐和雨声一起睡一个大懒觉,还可以约大家一起去吃一顿好的。现在啊……

      每次的活动我都会努力张罗着,可能是性格使然吧。但每一次我都想着多用点心,多出点力,安排的更好一点,大家能更加享受这一次次的活动。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喜欢这些安排,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在这一次次简单的活动中感受到快乐,就像在前面带路的我一样快乐。

      我的大学生活也算快乐,至少没什么不快乐的。就是有时候看见一些人,遇见一些事会想起你们。长沙这个城市我没什么喜欢也没什么不喜欢的,最大的缺点就是这里没有你们。

      三天两夜真的很短很短,我们未来的长长的一生里,还会有几个这样的三天两夜呢?我希望有很多很多个。

      我想时光啊,都是如此这般吧,让你在回头看它的时候,觉得是如此的美好,并让你对未来充满着期待

                                       ——花花????









日子真的过得太快。
   记得刚开始军训的时候,呛突然说起国庆大家一起开个party。那个时候我突然很后悔没有留在北京。
   我对北京好像没有什么感情,天安门、紫禁城都离我很远,我的高中生活其实只剩下一个小小的魏公村,一条窄窄的法华寺路。这里的北京很真实,没有林立的高楼大厦,没有大都市的匆忙,这里也有脏乱差,也有大晚上喝酒划拳的人。所以我想,北京似乎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
   但是我总是太天真了。当初肖姨妈讲《故都的秋》,朦胧地记得“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如今想起北京的清晨,没有浓茶,其实也没有这样好看的天色,只有一张张早上强行起床晨跑的被冻成狗的浮肿的脸在脑海里出现。当时的我只觉得很痛苦,脸被北风吹得发疼。然而郁达夫没能留住的我,不经意地被你们勾住了。
   在她们为恋爱和狗粮大呼小叫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真是被你们喂了一把“狗粮”。那时真的很想回到北京上学,因为这样就可以离你们近一点,一时兴起,坐上地铁,几个小时去碰一面。但是济南,感觉我和你们好像隔了一道天堑。
   不过还好,或许我应该感谢螃蟹,一声声的呼喊中我就头脑发热地订下了两张车票,之前所有的犹豫和忧伤都做了废,三号早早起床,我踏上了前往北京的路。
   从学校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到车站,又做了两个小时的动车到北京,坐上四号线的那一刻,我突然安定下来了,没有再计算时间,只是看着熟悉的站牌名,想着哪一站下,想着早点见到你们。

「长按关注我们」

                 我也想听到,你们的故事。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