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口奶制品联盟

新西兰学者谈中国全脂奶粉需求持续下降及新西兰乳业发展前景

楼主:博朝展览 时间:2018-05-19 12:30:28

据新西兰stuff网站5月18日报道,新西兰林肯大学农业和食品系统专业荣誉教授Keith Woodford日前撰文,谈中国全脂奶粉需求持续下降及新西兰乳业发展前景。内容如下:

  在新西兰,我们尚未就我们的乳制品产业的前景高度依赖中国这个现实达成一致。

  美国不需要我们的产品,欧洲也不需要我们的产品,产油国已经买不起我们的产品,非洲从来都买不起我们的产品。因此亚洲是重点,我们的乳制品能够在许多亚洲国家立足,如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斯里兰卡、越南、韩国、日本等。所有这些国家都对总需求产生影响,但是没有中国的话,这些都不够。往西看,如果油价恢复,伊朗市场会开始放开;印度是个大市场,但在可预见的将来,印度乳制品产业会满足其本国的需求。

  我们的乳业从过去的高油价中受益非浅。这听上去不合常理。但是在过去10年里,除中国之外,多数是产油国使用他们的石油收入购买我们的奶粉。在石油价格与奶粉价格之间一直存在着惊人的相关性。甚至有几年委内瑞拉是新西兰全脂奶粉的最大买方,但是这个国家目前正处于动荡之中且需长时间才能恢复。因此关键现实是无论其他地方发生什么,即使油价回升,不含中国在内的贸易量也不会增长很快。

  但中国不会离开市场的想法也不符合实际。2015年的确是中国进口奶粉很平静的一年,全奶粉进口下跌至34.7万吨,2013年是61.9万吨,2014年是67.1万吨。几乎所有的全脂奶粉均来自新西兰。尽管如此,2015年中国仍然是全脂奶粉进口量最大的国家。排名第2的阿尔及利亚进口量为21万吨,主要是来自邻近的欧盟。阿尔及利亚可能还会市场上的一个买方,特别是价格低迷时。但是2016年的头几个月里,尽管乳制品价格低迷,阿尔及利亚却没有在市场上露面。这个国家与其他产油国一样,目前没有资金采购全奶粉。


  《欧盟乳制品观察》在前几天公布了前3个月进出口数据,令人关注的是中国对于全脂奶粉和脱脂奶粉的进口正在回升,尽管还没有达到2013年和2014年水平。今年前3个月,全脂奶粉的进口量同比增长了24%,脱脂奶粉增长了29%。但尽管中国的奶粉进口再次增长,其增长幅度低于其他乳制品产品。有新的分析表明全脂奶粉在中国乳制品行业进口中的比例将下降。

  例如,意大利的分析机构CLAL的最新统计显示,在2013-2015期间中国人均液态奶消费增长了9%,而同期人均奶粉消费下降了17%。在5年内,人均液态奶消费增长了35%而全脂奶粉消费量没有变化。在2013-2015两年间,中国的奶酪进口增长了60%黄油进口增长了36%婴儿配方奶粉进口增长了57%液态奶进口增长了150%,只有全脂奶粉和脱脂奶粉的进口有所下降。进入今年后中国的液态奶进口(主要是UHT,超高温灭菌奶)同比增长了80%。

  2015年,中国乳制品进口的最大类别是乳清,进口量达43.6万吨,主要来自世界最大的奶酪产地欧洲和美国。这些乳清的最终目的地还不清楚。有些可能用作消费,有些是乳清和乳糖的混合物,可能被用作动物饲料。

  

  有充足的证据显示中国对乳制品的进口需求正在上升,但未来对全脂奶粉的需求尚不确定。如果中国将来不需要更多的全脂奶粉,可能会遵循一条不同于其他从“发展中”经济体向“发达”经济体过渡的轨迹。

  问题的一个方面是需要了解中国自己能生产多少乳制品。答案是中国在生产牲畜饮料方面很费力,因此在那里生产乳制品很昂贵。如果这是简单的经济学,中国应当进口多数甚至大部分乳制品。但是这些事情从来都不会归结到简单的经济学。食品安全,加上农村发展的政治和福利也要被纳入考虑之中。在一个边境开放和完全自由贸易条件下,中国可能会进口大部分的奶酪和黄油,和更多的超高温(保持期长的)牛奶。随着可延长冷藏牛奶货架时间的新技术出现,中国还可能进口更多数量的“新鲜牛奶”。在这种简单世界中,随着国内冰鲜设施的改进,对本地和进口的全脂奶粉的需求预计会下降。

  对目前中国乳制品进口数量里不同消费比例的估计,在某种程度上依赖其进口的乳清在人的食物用途和动物饲料间的分配比例。我估计总体用于人的食物用途的进口乳品大约占总的液态奶当量(LME)的15%。我期望这个比例将会提高。但事实是关于中国乳制品行业的整体情况,我们没有高质量且有依据的研究去获得可靠的估计。

  那么我们新西兰人应当怎样应对?首先容易达成一致的一个观点是没有中国我们无法发展一个富有活力的乳制品行业。第二个观点是将新西兰的奶牛场大规模地改造回养羊和养牛场不是有效的解决方案,因为非常容易地证明那样做的经济效果不显著。

  我们新西兰面临的挑战是在过去15年里,我们发展了一个高度依靠全脂奶粉的行业。这完全不同于我们在整个20世纪经历的黄油和奶酪为主的行业。

  从世纪之交开始直到两年之前,我们的全脂奶粉战略非常有效,这个战略建立在产油国的石油美元采购、以及中国的经济发展的独特轨道之上。我们当时有很好的原因去这么做。很简单,对于一个主要在春季和初夏生产产品的季节性行业,并考虑到当时的价格,这是一条很明显的道路。季节性生产与全脂奶粉战略密切相关。

  但问题是我们只发展了一技之长,换句话说,我们几乎把我们全部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如果我们想减少对于高度易变产品的风险,就需要对行业进行结构调整。但不幸的是,我们的乳制品行业还没就此达成一致。而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信息来源:驻新西兰经商参处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