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口奶制品联盟

“绑架”孩子的“第一口奶”,8名雀巢奶粉前员工被判刑!第一口奶为什么那么重要?你知道吗

婴儿辅食2018-03-12 16:44:52


 

婴儿辅食/ 喂饱宝宝的小肚肚 

我们曾经刊发过央视的报道“被绑架的第一口奶”。

然而很多人为奶粉商洗地“我孩子第一口奶也是奶粉啊,我觉得没问题。”

一个孩子没有问题,不代表所有孩子没有问题。第一口奶是妈妈和孩子的知情权,不能因为商业利益而被“绑架”。

以下截图来自奶业新闻:


还给妈妈选择的权利,让我了解第一口奶的意义!

而“绑架”孩子的第一口奶已经不仅仅是商业竞争,也已经触犯了法律。

今天我们带来的报道是甘肃媒体的报道:绑架孩子的第一口奶,8名雀巢员工被判刑。

个人觉得谴责这几个员工的意义远远不如从上而下的治理:这世界有两个产品,总公司是不应该给员工下任务的,一个是药,一个是婴儿奶粉。

我们不应该让本可以不吃药的人吃药,也不应该让本可以母乳的孩子吃奶粉。

如同若医院的各个科室下了任务指标,就会“大处方”满天飞,受害的终归是患者。

如果配方粉公司下发了指标,就会出现公关费全部花在“绑架第一口奶”。

配方粉,是给那些确实不能母乳喂养或者母乳不足的家庭救急,而不应该是日常必需品。


兰州晨报讯(记者董子彪)为了达到推销奶粉的目的,雀巢(中国)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给兰州多家医院工作人员好处费,非法获取个人信息,进而触犯法律。7月4日,记者获悉,该案由兰州中院日前作出终审判决:郑某、杨某等8名被告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刑,其中郑某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罚金4000元;孙某因情节轻微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免予刑事处罚。

甘肃当地媒体的报道,揭开了一家外资奶粉巨头雀巢在西北为争夺新生儿第一口奶而进行商业贿赂和非法收集消费者信息的内幕。

《消费日曝》了解,抢夺新生儿的“第一口奶”都是多数奶粉企业在医务渠道拓展市场的一种重要方式,这也形成了巨大的灰色地带。曾经有多家外资品牌因为商业贿赂而被重罚。

为了达到推销奶粉的目的,雀巢(中国)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给兰州多家医院工作人员好处费,非法获取个人信息,进而触犯法律。

《消费日曝》了解,7月5日,甘肃媒体报道,该案由兰州中院日前作出终审判决:郑某、杨某等8名被告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刑,其中郑某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罚金4000元;孙某因情节轻微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免予刑事处罚。


7月6日,媒体人转来雀巢中国官方的声明:完全遵守一切适用法律法规是雀巢公司的首要重点。我们也期望所有员工在日常工作中严格遵守法律法规。我们完全尊重法院的判决。


支付好处费非法获取公民信息

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书显示,2011年至2013年9月期间,被告人雀巢(中国)有限公司西北区婴儿营养部市务经理郑某、雀巢(中国)有限公司兰州分公司婴儿营养部甘肃区域经理杨某,为了抢占市场份额,推销雀巢奶粉,授意该公司兰州分公司婴儿营养部员工被告人杨某甲、李某某、杜某某、孙某通过拉关系、支付好处费等手段,多次从兰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兰州军区总医院、兰州兰石医院等多家医院医务人员手中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

郑某自2012年2月开始,通过上述手段,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40507条。

杨某自2011年开始,通过上述手段,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45659条。杨某甲通过上述手段,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20085条。

李某某通过上述手段,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14163条,杜某某通过上述手段,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10448条,孙某通过上述手段,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963条。

期间,王某甲利用其担任兰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妇产科护师的便利,将其在工作中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2074条非法提供给被告人杨某甲、孙某,收取好处费15450元。丁某某利用其担任兰州军区总医院妇产科护师的的便利,将其在工作中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996条非法提供给被告人李某某,收取好处费4250元。杨某甲利用其担任兰州兰石医院妇产科护师的便利将其在工作中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724条非法提供给被告人杜某某,收取好处费6995元。

由于对于拓展市场有功,2012年2月1日,郑某被雀巢(中国)有限公司任命为西北区婴儿营养事务经理。杨某自2011年4月1日被雀巢(中国)有限公司任命为兰州地区婴儿营养市务经理。

郑某的供述:我是2012年2月1日被公司总部婴儿营养部任命为雀巢(中国)有限公司西北区事务经理,杨某是甘肃省的经理,我的上级是大北区的经理陈某某,陈某某将当年的DR、EDR目标分配给西北区,我再将任务分配给区域经理,每个区域经理将任务分配给每个业务代表。我理解的DR就是通过医务人员成功指导消费者使用雀巢产品入组的人,EDR就是成为DR后,四个月还在继续使用雀巢产品的人。每个营养专员将DR名单上报给蒋某某,由蒋某某报给公司总部,我负责的每个区域经理的业绩加起来就是我的业绩,每个区域中营养专员的业绩加起来就是该区经理的业绩。每个区域经理将需要支付费用的名单上报给我,我审核后由西安之旅国际旅行社或刘某给医务人员支付劳务费,这部分钱是从公司总部给的事务运作费用中支付。

雀巢奶粉多位经理被判刑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郑某、杨某、杨某某、李某某、杜某某、孙某以非法方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被告人王某某、丁某某、杨某甲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告人杨某、杨某某、李某某、杜某某、孙某、王某某、丁某某、杨某甲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属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

据此,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郑某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罚金4000元;被告人杨某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罚金4000元;其余四名奶粉公司工作人员,分别因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至免予刑事处罚不等的刑罚,并各处以不同金额的罚金。3名医护人员,均因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十个月至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不等的刑罚,并各处以1000元罚金。

宣判后,郑某、杨某、杨某某、李某某、杜某某、王某某、丁某某、杨某甲不服提起上诉。兰州中院审理后认为,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辩护人指出,本案系单位犯罪,应追究雀巢(中国)有限公司、公司主管人员、直接负责人员的刑事责任。法院最后未予认可。

争夺第一口奶是各个奶粉公司抢占市场的最有效手段,每年中国新生婴儿在1700万左右,新生儿母乳喂养率远低于欧美国家,不到总新生儿人数的3成。奶粉自然成为了新生儿最重要的口粮。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配方奶粉市场,市场规模占全球的50%左右,成为海外奶粉品牌的必争之地。

为规范市场,确保孩子健康成长,国家在2011正式出台了《母乳代替品销售管理办法》,其中,明令禁止在医院向产妇推销、宣传奶粉产品。

行业权威观点认为,新生儿对第一口奶是有记忆的,他不仅会记住第一口的味道,而且会因此排斥其他口味的奶甚至排斥母乳。

几家海外巨头因为争夺第一口奶进行商业贿赂被央视曝光,引发轩然大波,结果是一家品牌遭遇滑铁卢,一家品牌被美国证监会罚款约2000万美元。

2011年至2013年9月,郑某、杨某分别担任雀巢(中国)有限公司西北区婴儿营养部市务经理、兰州分公司婴儿营养部甘肃区域经理期间,为了抢占市场份额,推销雀巢奶粉,授意该公司兰州分公司婴儿营养部员工杨某某、李某某、杜某某、孙某通过拉关系、支付好处费等手段,多次从兰州大学第一医院、兰州兰石医院等多家医院医务人员手中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其中,郑某自2012年2月开始,通过上述手段,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40507条。杨某自2011年开始,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 45659条。其余多人各自获取不同信息。其间,王某某利用其担任兰州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护师的便利,将其在工作中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2074条非法提供给被告人杨某某、孙某,收取好处费13610元。医务人员丁某某等人利用其担任医院妇产科护师的便利,也将在工作中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非法提供给销售人员,收取好处费。2014年1月6日11时许,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唐延路派出所将网上逃犯郑某抓获。此后多名被告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接受讯问。

2016年10月31日,城关区法院一审认为,雀巢(中国)有限公司郑某、杨某、孙某等6人以非法方式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医院王某某、丁某某等3人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9人行为均已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杨某、孙某等人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属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

依法宣判后,被告人提起上诉。兰州市中院审理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继多美滋、美赞臣之后,雀巢终于也要为“第一口奶”事件买单了:8名员工因贿赂医生、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而被判刑。



其实,雀巢并非首家因“第一口奶”事件引火烧身的企业。2013年,央视曾曝光知名奶粉品牌多美滋为了垄断新生儿出生后的“第一口奶”,通过直接提成,支付“赞助费”、“车马费”等多种方式向天津等地区的医院妇产科医生及护士行贿,强行给新生儿喂多美滋奶粉。随后,多美滋承认公司存在相应行为,并就该事件致歉。

2015年7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宣布,婴儿配方奶粉制造商美赞臣公司将支付1203万美元,以和解有关其在华行贿从而违反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的民事指控。而SEC对美赞臣的调查涉及其中国子公司在2008年至2013年间的产品促销事宜,当时即有消息称,美赞臣此次所涉及的在华行贿便是在医务渠道贿赂医生,抢夺“第一口奶”。

事实上,抢夺新生儿的“第一口奶”都是多数奶粉企业在医务渠道拓展市场的一种重要方式,这也形成了巨大的灰色地带。有观点认为,新生儿对第一口奶是有记忆的,他不仅会记住第一口的味道,而且会因此排斥其他口味的奶。如果孩子第一口奶是奶粉的话,很可能会引起其脑部的反射性记忆,导致宝宝喜欢奶粉的口味而排斥母乳。

每年中国新生婴儿超过2000万,其中七成左右的孩子是通过奶粉喂养长大的,巨大的需求让中国的婴幼儿奶粉市场发展迅速。为规范市场,确保孩子健康成长,国家在2011正式出台了《母乳代替品销售管理办法》,其中,明令禁止在医院向产妇推销、宣传奶粉产品。

但是,在商业利益驱使下,上述国家的禁令在中国一些城市形同虚设,许多奶粉企业为了抢占市场,不惜拿出巨资,贿赂医生和护士,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让医院给初生婴儿喂自家品牌的奶粉,让孩子产生对某个奶粉的依赖,达到长期牟利的目的。



看完这篇文章 您的感悟和体会

欢迎在下留言区评论与我们分享

- End -

婴儿辅食

为宝宝提供美味的辅食

回复任意食材名称,查看相应做法!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