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口奶制品联盟

一代“教父” 马龙·白兰度

鸟人与鱼2018-03-08 11:06:35



马龙·白兰度

Marlon Brando

美国影视演员




他,两获奥斯卡影帝

他,生活混沌的好莱坞“浪子”

他,晚景凄凉的落魄老人他,孤独一人黯然辞世……



性格桀骜不驯的马龙·白兰度是美国最伟大的演员之一,“AFI百年百大明星”之一。自1950年登上大银幕以来,白兰度在其半个世纪的从影生涯中为观众塑造了无数经典形象,从《欲望号街车》到《教父》,白兰度总共获得过7次奥斯卡金像奖提名,两度获封影帝。白兰度并未因出名感到兴奋和喜悦,相反他玩世不恭,行为乖张,与好莱坞格格不入。20世纪60年代,他的演艺事业一度走下坡路,票房号召力逐渐下降。直到大导演佛朗西斯·科波拉力邀他出演《教父》,才再度使他成为好莱坞最耀眼的明星。这部反映美国黑手党家族的影片上映后引起轰动。白兰度把教父唐·维克托演得出神入化,塑造了美国电影史上最经典的黑帮老大的形象,充分展现出他炉火纯青的表演才华,他因此再次捧走奥斯卡奖最佳男主角的金像。





马龙的身后,

遗留下一长串数字:

1个不朽的角色——教父

5部经典的影片——

欲望号街车

现代启示录

巴黎最后的探戈

码头风云

教父》;

6个自杀的情妇;

17个律师;

大约25个不幸的子女;

1100万英镑的巨额债务。




两度挫折

上世纪50年代后期,就在白兰度踌躇满志、幻想光辉前途时,命运与他开了个玩笑,一场电影官司使他变得怪癖孤独、沉默寡言,而其个人生活也因为放纵不羁而陷入混乱,成为好莱坞最出名的“浪子”。在接下来的十多年里,白兰度几乎在影坛消声匿迹,只有《叛舰喋血记》一片是他的成功之作,他自己创办的电影公司也宣告失败。

步入晚年之后,白兰度先是减肥差点命丧黄泉,接着长子克里斯蒂安又在1990年枪杀了妹妹切耶内的恋人达格·德罗勒。虽然克里斯蒂安自称事出意外,但最终结局是,克里斯蒂安被判入狱10年。5年之后,切耶内仍然无法摆脱恋人被杀的悲痛,遂自杀求得解脱,当时年仅25岁。而为了帮助长子洗脱杀人罪名,白兰度更是倾家荡产,欠下近亿美元的巨额债务,最后两年只能靠演员工会的养老金度日,这次进医院也是孤身一人———道不尽的凄凉!




“我就是我。

如果必须以我头撞墙来真是待己,

那么我愿意。”



三次婚姻

白兰度在影坛的地位无人能撼,但是这位银幕英雄在现实生活中却上演着一幕幕的悲剧。一位导演曾当面斥责马龙·白兰度:“演戏你是个天才,可做人你却是个大失败者!”

白兰度一生结过三次婚,前两次都只维持了两年,和第三任妻子泰丽塔在一起时,白兰度一度认为自己找到了真正的归宿,可是最终还是以离异收场。除此之外,白兰度还拥有过很多情人,他自己说共有9个,但是据传闻至少有25个,这其中有6个情人为他自杀。而他究竟有多少个子女,可能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更要命的是,所有这些子女都经历着梦魇般的人生:有的反目成仇,有的一出生就是“瘾君子”,有的被抛弃,有的被拒认……

一位影迷说:“在这个圈子里面混,他已经备受折磨,我希望他在天堂能够安息。”也许就像白兰度在影片《人魔岛》里说的台词一样:“我在显微镜里看到过恶魔的样子,我已经把他用链条拴住了。”———死亡带走了白兰度身上的历史污点,留下无数传奇与经典作品待后人评说。



两场经典的死亡戏份

白兰度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学派的忠实拥护者,也是方法派的代表人物。在职业生涯的后期,他有两段经典的死亡戏,可视为这种表演技巧的最佳体现。

一次是在《巴黎最后的探戈》之中,白兰度站在阳台上被从背后开了一枪。随后镜头切换到面部特写,他似乎是带着无限眷恋和欣慰的表情死掉了。随后镜头一切,他以一个婴儿在子宫内的姿势倒在地上……他曾说,《巴黎最后的探戈》拍完以后,他决定再也不会为了电影从情感上毁灭自己,将情感带入那些角色,而只是用技巧去表演。另一次死亡,是《现代启示录》里科茨上校的死亡。白兰度还以不愿意背台词闻名。



“表演是所有艺术当中最没有神秘感的一种,

每当我们想要隐藏或是假装什么时,

我们就来表演,

大多数人平时也生活在演戏当中。”




白兰度是好莱坞众所周知的双性恋,他一生有众多情人,但男性伴侣,始终只有一位——沃利·考克斯,一个外形孱弱的不知名喜剧演员。沃利和白兰度一样生于1924年,童年时就互相认识。沃利1948年开始演戏,并和白兰度同住一间公寓。1973年,沃利去世。白兰度受沃利妻子委托,把沃利骨灰撒在沃利曾工作过的地方,但白兰度却把骨灰带到自己的寓所。在自传中,白兰度说到,如果沃利·考克斯是个女人,他们一定会结婚。2004年,白兰度去世,按照他的遗愿,家人把他和沃利的骨灰一起撒在了死亡之谷。




白兰度是一个政治爱好者,他旗帜鲜明地反对美国政府的种族政策,倡导美洲原住民的权利,帮助了很多在美国的少数民族,参加过民权运动的大游行,肯尼迪竞选时的筹资晚宴,在脱口秀节目上评论过这个国家的腐败和黑暗。

因《教父》拿下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时,他让一个女演员穿着传统印第安人的服装前往,并以“电影工业不当对待印第安人”为由拒绝领奖。此举引起了轩然大波。

他关心地球上一切不平之事,拍摄反种族隔离题材的电影《血染的季节》,要求片方将他的300万美元片酬捐给慈善机构,还在广播节目中表示,要下决心在南非推翻种族隔离制度。

晚年的白兰度最大胆的举动是接受CNN主持人拉里·金的采访,抱怨好莱坞被犹太人控制,而这些犹太人又缺乏社会责任心。节目播出后,犹太人组织抗议,白兰度公开道歉,声泪俱下。仔细分析,这场表演有一丝可敬——他仍敢于得罪当权者,也有一丝可悲——那眼泪和意第绪语究竟是方法派还是纯技巧?这是一个英雄和小丑揉成一团的角色。




















192443日出生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


他自小顽皮好动,性格倔强,从不好好学习。中学毕业后他到纽约,进了一家戏剧学校攻读表演艺术。


他和战争与军旅的关系倒不是由于他的青春时代正逢第二次世界大战,而是早先家人把他送往军校结果竟然是不欢而散---他被军校开除!当家人给他经济支助让他受教育时,他选择了戏剧。显然他自己的选择来得比较高明,并且他还懂得选地点--纽约。

著名的艺术教育家早就看出白兰度是块演戏的材料,并预言他不出几年定会成为美国最优秀的演员。他的预言极快便应验了,1943年他在纽约首次登台献艺,1944年在百老汇崭露头角,成为一位颇受瞩目的人物。以后几年他演了不少出名剧,主角配角都当过。

————

20世纪50年代进入电影界后,他曾饰演过许多不凡的角色。


1950年他出演他的第一部影片《男儿本色 The men》,在片中饰演主角;但并未引起人们注意。


演出一个因为下半身麻痹而住在医院里数月的退伍军人。他打算将自己的表演以一种更为宽泛的传播方式带给全世界的影迷们。但是他却早早失望了,在那个男演员们都表现得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青涩年代里,白兰度那张扬而略带侵略性的表演个性是绝对不被重视的。这时期的制片商们往往都只是看中了他的俊朗形象、健硕身材,而决不是他那敢于展现男人粗野放荡的过人胆识。所以,原本踌躇满志的马龙·白兰度一下子在摄影机前消沉下来,象一个受了委屈的动物一样,在一遍一遍的NG与转体中埋葬着自己的野性。 




1951年马龙·白兰度异军突起, 出演影片《欲望号街车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他以其独特的厚实沉稳,粗野遒劲的表演风格成功地塑造了流氓无产者斯坦利的形象。他的出色表演使他获得他的第一次奥斯卡奖提名。


欲望号街车》原是一出著名的舞台剧,改编自田纳西·威廉斯的文学作品,它一向受到美国电影界及戏剧界极大的重视与喜好,像其他的许多广受欢迎的舞台剧一样,好莱坞电影工业协会将之改编成电影,成就了这一部经典巨作,更成就了初出茅庐的马龙·白兰度。影片导演深受英国学院派电影艺术的影响,在运镜与节奏方面趋于立体化,对特写切换的形象表述较为痴迷,这样的风格使得演员有足够的空间充分发挥自身的天分与个性,所以,这一度无心插柳的搭配产生了一种美妙的平衡,不多也不少,将故事的冲击力径直体现无余,完整的呈现在观众的视线前;在《乱世佳人》中,费雯丽的演技稍嫌夸张,用了太多力道,但是,那正符合了影片中灵魂人物郝思嘉的个性,要知道从英国来到好莱坞之前,费雯丽就是莎翁戏剧的舞台演员出身,有着许多舞台表现的经验与习惯,这样的氛围使得马龙·白兰度与之一拍即合,两人水乳交融的舞台化表现将原故事的独特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接着,在《柴巴达万岁 Viva Zapata!》中饰演墨西哥革命领袖,获第五届嘎纳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英国电影学院最佳外国男演员奖和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


1953年,在《恺撒大帝 Julius Caesar》中扮演安东尼,再次荣获英国电影学院最佳外国男演员奖和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




1954年在《码头风云 On the Waterfront》中扮演一位孤身与黑社会抗争的码头工人,为此他还亲身去体验生活,真正当起一个码头搬运工。他将这个角色饰演得有血有肉,使之成为美国中下层工人的光辉代表。他第三次荣获电影学院最佳外国男演员奖和二十七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奖提名。



这四部影片奠定了马龙·白兰度在美国影坛的地位。


在此期间,他在1954年《飞车党 The Wild One的表演,通常也会被主流评论界大书特书,那虽然只是一个混混的角色,却意外地成为美国众多“叛逆”青年们竞向模仿的对象。这个现象或许更应该归功于美国社会“摇滚文化”的兴起,比尔·哈雷式的艺术斗士们都开始将自己的奋斗史刻画在乡村公路上。因此他那桀骜不逊的表演形式更被认为是“喊出了美国青年一代的心声”,而被塑就为永恒的经典。 



拿破仑情史 Desirée






1955年,《红男绿女 Guys and Dolls取材于大卡司加上流行爱情故事,再加上好莱坞音乐的排场以及马龙·白兰度、弗兰克·西纳特拉、琼·西蒙斯的精彩表演,使得该片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喜剧片。获第29届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摄影、最佳服装设计、最佳音乐四项提名! 




1956年,《秋月茶室 The Teahouse of the August Moon



马龙·白兰度的戏路非常宽广,1957年他在《樱花恋 Sayonara》中扮演一位美军少校;



1958年在《幼狮 The Young Lions》中扮演一位纳粹军官;



1959年在《流浪者 The Fugitive Kind》中扮演一位流浪汉,他在这些影片中均有不俗的表现。



————

20世纪六十年代,他的事业出现了滑坡。一场电影官司使他变得怪癖孤独、沉默寡言,几乎于世隔绝。他变得顽世不恭,成为好莱坞最出名的“浪子”。期间,只有《叛舰喋血记》一片是他的成功之作。他自己创办的电影公司也宣告失败。他几乎在影坛销声匿迹。

1961年,《独眼龙 One-Eyed Jacks


1962年,《叛舰喋血记 Mutiny on the Bounty》



1963年,丑陋的美国人 The Ugly American


1964年,枕边故事 Bedtime Story



1966年,凯德警长 The Chase

阿巴卢萨 The Appaloosa


1967年,香港女伯爵 A Countess from Hong Kong


禁房情变 Reflections in a Golden Eye




他虽未必是“叛逆”角色的先驱,却是其中最具代表性,最能发扬光大的人物。他为自己,也为观众建立一种风格,一种特性,一种典范。它就是以那独树一帜的“反英雄”格调,突破传统,超越常规,在影坛辉煌了十年。很少人能像他那样,既是魅力十足的男性性感象徵,又有令人称道的出色演技。因此他就在影坛“不可一世”般地闪亮了十年。当人们以为他的一蹶不振终将万劫不复时,他却一如传说中的火鸟,神话般地从死亡中复活,由灰烬里再生,以新的荣耀,新的璀璨,新的震惊开始了他影艺生涯的第三个十年。

此后,他又因《柴巴达万岁 Viva Zapata!》、《凯撒大帝 Julius Caesar 》和《飞车党 The Wild One》而获得三次奥斯卡奖提名。

————

1970年,导演弗朗西斯·科波拉力邀他出演影片《教父 Godfather》,马龙·白兰度产生极大的兴趣。这部反映美国黑手党家族事业的影片一经上映,立刻引起社会的巨大轰动,被称为是继《公民凯恩》后最伟大的一部电影作品。影片创下非凡的票房收入。白兰度把老一代教父维多.柯利昂演绎得出神入化,入木三分,充分展现他惊人的才华。为此他再次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的金像奖。

1972年3月15日,《教父 The Godfather 》横空出世,并且在纽约举行了盛大的首映礼,数以万记的狂热影迷以及国务卿基辛格和众多美国参众议院的议员们都参加了首映,这样隆重的场面只有1939年《乱世佳人》在亚特兰大举行的首映礼可以媲美,但是,影片的主角却没有出现,他就是被人称作电影异教徒的马龙·白兰度。

一年后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他凭借“教父”科里昂这个角色获得了当年的最佳男主角,这是他在1954年相隔18年之后再次问鼎影帝头衔,他的人气重新被点燃,肖像海报再次风靡北美。但是,他没有出现在奥斯卡颁奖仪式上,他特地安排一位印地安女孩打扮的二流女演员作为代表,宣布了他的一项声明:因为美国印第安人在影视作品中受到歧视,以及最近发生的迫害印地安人事件,他拒绝接受这份荣誉。这就是现实中的马龙·白兰度,一个桀骜不逊的人权卫道士,仰或是一个脑筋不太灵光的电影疯子。 .

教父》中老科里昂一角,不仅仅成为了影史上的一比浓墨重彩,更成为好莱坞电影树立起其世界电影艺术顶尖地位的一记重要的砝码。老马龙·白兰度的形象俨然已经将刚刚窜红的艾尔·帕西诺全盘遮掩,他一身黑色礼服接受手下膜拜的画面,居然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最为畅销的招牌画面,在全球流行开来。这是流行的力量,但更是马龙白兰度真实的魅力所在,虽然说一位肥胖而臃肿的老人在某些人眼中早已经不堪入目,但是《教父》却让他神奇地流行了起来,让他成为了影史上难以被逾越的经典。 

回头谈到《教父》,与其说是老科里昂的黑帮形象打动了影迷们的心,还不如说是马龙白兰度所塑造的一位慈父形象的成功演翊,影片虽然将浓墨重彩留给了帮派仇杀的黑色段落之上,但是那影影绰绰之间由科里昂与迈克父子之间所迸放出的真情流露,却是影片赖以成功而倍感脱俗的根本。马龙白兰度在这些段落中的作用是显著而卓越的,要知道,他身边多数都是一些刚刚出头的新手,包括饰演迈克的艾尔·帕西诺,他的经验与驾御能力始终都在平衡着这些段落的进行节奏,不仅仅为整部戏剧作好了铺垫,更为年轻人的表现提供了最为生动、最为出色的一本活教材。 

在电影影像中,马龙·白兰度以一身超凡脱俗的气质征服了所有的人,他的喃喃自语成为全新的表演时尚,他面对大儿子尸体时的隐忍,与在病榻上面对小儿子时满眼的泪水,都已经被无数次定格在了我们的脑海,成为永恒的记忆。虽然那还不是真实的马龙·白兰度,但是我们还是愿意将老教父科里昂这个角色与彼时的马龙·白兰度相提并论,让他们一同走向不朽的殿堂,一同去分享“伟大”二字的真实意义。


随后,他又出演《巴黎的最后探戈》、《超人》、《现代启示录》和《干燥的白色季节》等片,获得了一致的好评。其中,《干燥的白色季节》又一次让他获得奥斯卡奖的提名。



巴黎最后的探戈 Ultimo tango a Parigi》是一部被艺术氛围包装得极为讨巧的情色影片,它没有《教父》中的暴虐与杀戮,贯穿首尾的,却只是那曼妙而悠扬的探戈舞曲。自始至终,直到男主角被击毙在阳台上。影片中那被暴力结局而终结的唯美爱情,就这样以死亡告终,平凡得无以伦比,就像是马龙·白兰度临死前从嘴里掏并粘在栏杆上的口香糖一样,像是遭到了某种遗弃。 

我们只能直呼这个角色为马龙·白兰度,因为他在影片中所扮演的这位情种,是一个没有名字的男人。他看起来有点神经质,一副精力过剩的样子,有着深深的暴力倾向。他在街头尾随珍的那一幕,矫健的出奇,嘴里嚼着口香糖活象个十足的混子。按照他自己的形容,他是个饱受婚姻创伤的倒霉蛋。所以,他始终是一派绝望透顶的模样,将愤恨发泄给一个妙龄少女,由此而引出珍这样一个有着极其严重恋父情结的人物。 


1976年,《大侠谷 The Missouri Breaks


1978年,《超人 Superman




1979年,马龙·白兰度参演了科波拉的另一部作品现代启示录 Apocalypse Now》,饰演越战时期脱离美军的科茨上校。虽然出场时间不长,但马龙·白兰度癫狂的表演获得了一致的好评。该片不但赢得了1979年的金棕榈,1980年金球奖的最佳导演,也是伦敦影评人协会奖1980年年度电影的获得者。


1989年,年迈的马龙·白兰度依然演出了颇具水准的影片,凭借1989年关注南非种族运动的《血染的季节 A Dry White Season》中,第6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提名。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年迈的马龙·白兰度依然演出了颇具水准的影片《唐璜德马科》和《人魔岛》,再一次向人们展示了他那炉火纯青的演技。 

1990年,《新鲜人 The Freshman


1994年,唐璜德马科 Don Juan DeMarco


1996年,《人魔岛 The Island of Dr. Moreau



2001年,白兰度出演了他的最后一部完整完成的影片《大买卖 The Score》,饰演罗伯特·德·尼罗的老朋友兼销赃人马克斯。



200471日6点20分马龙·白兰度逝世。享年80岁。根据UCLA医学中心批示,死因是肺部疾病。





他是耶酥却过着魔鬼撒旦的生活



马龙·白兰度是个彻头彻尾的风流种子,他不仅仅在银幕上摹仿爱情,演绎风尚,表演死亡,迷倒世间男女,更在现实生活中与那些林林总总的女人相互牵连,让人瞠目结舌,叹服其凌乱的感情生活是如此不堪回首。而晚景仍旧是如此,子女的放荡与无节制的生活令这个家族已然支离破碎,虽然马龙·白兰度临终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子女家人能够陪伴身边左右,但是依照现实境域来看,他的这个需要俨然已经成为了奢望,成为了他一生中最为难以弥补的一幕家庭悲剧。 

追溯其祸乱渊源,会发现一切症结都源于女人,一切症结也都结束于女人,很奇怪的推论。这个奇怪的推论也许正呼应了他所说的那样:“对于女人,就好比我在一根长长的竹竿头上拴个皮套,然后将皮套在她们的脖子上,这样她们就既不能离开我但也不会靠我太近……” 

1952年,在拍摄《萨巴达传》时,马龙·白兰度爱上墨西哥女子莫维塔·卡斯塔纳达(Movita Castanada),与她共同生活数年。


1956年,马龙·白兰度又被印度姑娘安娜·卡什菲(Anna Kashfie)迷住,甚至赠送母亲的耳环以示自己的认真。此后,莫维塔和其他女人都隐入幕后。 


1957年,安娜宣称自己怀孕,于是,马龙娶了她。 

1958年5月16日,她生下一个男孩,取名戴维,但马龙更喜欢克里斯蒂安这个名字,于是,两人之间爆发了一场骇人听闻的战争,所有的欺骗、谎言和虚伪尽显其中:马龙和安娜相互诽谤,还招来警察助阵,在法官面前轮番登场,互相谩骂甚至大动干戈。


1960年,马龙与怀孕在身的莫维塔结婚,生下儿子米科后,两人很快陷入离婚官司。 

1962年,在拍摄《叛舰喋血记》的外景地,白兰度堕入19岁夏威夷少女泰丽坦的情网,但两人生下三个孩子后最终分道扬镳。 

1965年,老马龙死了,但怨恨并没有随着老一代人的离世而消亡。安娜·卡什菲出版了一本回忆录,把马龙描写成一个“神经官能症患者、双性恋者、蹩脚的情人、没有社会地位的家伙、宗派主义者、不能沟通的人。”白兰度知道克里斯蒂安读到这本书,竟雇了一位心理学家去打探儿子的想法,并在自己的卧室内安装了麦克风。 

70年代初的马龙·白兰度陷入债务危机,纠缠于各种肮脏的关系以及耗资巨大的影片。“世上最好的演员”只为还债而演戏,每分钟索要的片酬高达100万美元。他变得怪僻无比,整日把自己关在家里,只通过无线电与远方过往的船只通讯交流。 

1988年,白兰度与自己的女佣玛丽娅·克里斯蒂娜·瑞兹(Maria Christina Ruiz)开始交往,继而共同生活,育有三个子女。2001年2月,两人正式分手。瑞兹曾多次表示自己很爱马龙,后者却说两人在一起完全是为了性…… 


1990年5月16日,克里斯蒂安杀死了切娜的男友戴格·德霍雷。戴格颧颊处被射进一颗子弹。切娜坐在沙发上,手里握着一个打火机,面前摆着一杯酸奶。人们至今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据白兰度家的人讲,事发原因是一场殴斗。但是据切娜自己讲,“是我父亲安排了一切。” 

克里斯蒂安沦为阶下囚,被判刑十年。他在服刑期间受到“地狱天使”的保护——这个“小团体”崇拜马龙·白兰度,视之为“野蛮团队”的英雄。五年后,他获得外出许可。 

2001年5月4日,好莱坞二流演员罗伯特·布莱克发现妻子鲍尼被一颗手枪子弹打死在汽车里。鲍尼是个古怪女人,私下干些拉皮条的营生,给名人或商界人士设置陷阱,从中勒索钱财。警察在她的遗物中发现7个使用不同假名的驾照和一些电话录音磁带,其中一盘涉及克里斯蒂安·白兰度:鲍尼在1998年与他见面时说自己怀孕了,克里斯蒂安答道:“你应该觉得幸运,因为还没人照你脑袋开一枪。” 

2002年,玛丽娅·克里斯蒂娜·瑞兹把78岁的马龙·白兰度告上法庭,要求1亿美元的精神赔偿和每月“金额合理的生活费”,白兰度则宣称自己已经破产。 

2003年,媒体风传白兰度又“意外收获”一个明星外孙女:著名摇滚歌手考特尼·洛夫的母亲、心理医生琳达声称已经做了DNA测试,证明自己是“教父”的亲生女儿,因为她的母亲、小说家保拉·福克斯在上个世纪40年代曾与白兰度有过短暂的恋情。 

2004年,媒体宣称马龙·白兰度债台高筑,负债数千万英镑无力偿还,已经濒临破产边缘。 



(素材及图片来自网络,鸟人与鱼整理编辑)


微博:@鸟人与鱼 | 微信ID:nryy2012

转载请事先获得授权

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