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口奶制品联盟

联谊吗,朋友?

楼主:京师学人 时间:2020-06-30 16:38:05


记者|宋鑫宇  冯浩然  张雨寒

撰稿|张雨

排版|齐光


九月开学季,十一月光棍节,十二月圣诞节,一月跨年夜,一年中的许多节点都在提醒着单身的人们,又到了“情侣手拉手,基佬遍地走”的时节,尽管怀揣着对爱情的向往,白马王子(白雪公主)却往往难以寻找到彼此。于是,大学校园里涌现出一批神秘组织,担起当代月老的角色,通过舞会、“七天情侣”等活动,为懵懂的大学生们牵线搭桥。


而那些小心前往的大学生们,有心栽花也好,无心插柳也罢,辗转于社交平台的同时,也游走在希望与期望,理想与现实之间。


预谋值100%  成就值90%


“当然是因为我喜欢她啊。”阿帅回答得不假思索。


 新生导师见面会上,阿帅第一次见到那个上海姑娘。一头黑发,瓜子脸,眼睛亮晶晶的,说起话来嘴角弯成一道弧,是那种很标致的好看。导师讲着话,他心不在焉和着,却忍不住偷偷抬眼看过去。


见惯了西北豪爽女孩的阿帅感觉自己撞上了爱情。


那是北京的晚夏,入夜的校园草香和露水气混合,是颇让人心动的气氛。阿帅把姑娘送回宿舍,一路上讲左思风力,聊魏晋文学。“那时候是真的开心,觉得跟她喜欢的是一个东西,太好了。”


阿帅所在的院系,按照惯例,每一年十月初举办新生晚会。九月初遇见了那姑娘,他开始暗暗准备。“我认识一个学长,在做正装西服这方面的创业项目,我早早买了便宜于市场价好多的。”可即便是低于市场价,一千块大洋对阿帅来说也并不是个小数目。 


新生舞会实际并非强制性参加,阿帅在长达一个月的旁敲侧击里,惊喜地发现姑娘错以为舞会必须人人到场。他没有说破,心中暗暗窃喜地答应了姑娘的邀请。

 

举办方很是贴心,安排了两个晚上可供参与者任意挑选。姑娘国庆回家,晚会前一天晚上才返京,买的礼服却在快递来的路上滞留,第一天的早上,姑娘以为礼服到不了,和阿帅约好第二天晚上再去。


“当时我也挺着急的,心里会考虑万一第二天也到不了怎么办。但是肯定是不能说出来,肯定是要很淡定的说‘看你’嘛。”阿帅笑。


感谢我国飞速发展的物流产业,姑娘终于还是在下午拿到了她一袭孔雀蓝的长裙。阿帅当时在宿舍的椅子上瘫坐,正斟酌接下来要和姑娘聊什么话题。看着打开了许久却不知道发些什么的对话框,眼前突然闪出姑娘的消息,阿帅的心开始狂跳。飞身套上一身华服,出门前,他把皮鞋擦得锃亮。

 

舞会就在学校旁边的酒店举办,阿帅却提议打车前往,因为女生穿着高跟鞋。“要是我一个人那我肯定自己走着去了,挺近的。”


他们是第一对到场的。“我们提前一个小时就到了,当时是真傻,别人都快到时间才来。”但是入了场,阿帅不敢和姑娘多说话。“还是有点尴尬,毕竟我嘛,心怀鬼胎。”


舞会正式开始,却没有阿帅想象中那么样的觥筹交错。反倒是开场前的才艺展示让他印象深刻。“穿着正装上去唱流行歌,音响效果差得不行,实在挺尬。”舞会上阿帅自认表现不错,在他认为不难的“慢三”华尔兹上,他的手握着姑娘的手,却也禁不住紧张到颤抖。


他们没有跳多久,就下场说话了。阿帅坦言,听起来虽然古怪,但是他和姑娘的联谊却真真实实地建立在“学术交流”之上。但是显然,这样的氛围并不是阿帅期待的。“聊到上的课的时候,我说我摄影课有个人像作业,想请她帮我完成一下。”阿帅自认这个话题挑的极其高明,从学术到撩妹——无缝对接。


于是两个人从联谊舞会上出来,走进旁边的一家酒吧。姑娘礼服外面套着驼色风衣,低头笑着说自己不喝东西。阿帅本来准备好了反复演习过多遍的说辞,却在紧要关头“怂了”,什么也说不出口。


他拿起相机,拍下姑娘低头的那一瞬间的眉眼。

      


但是故事并没有结束。


第二天,姑娘又一次邀请阿帅和她一起去舞会现场。她的舍友听说她和舞伴相谈甚欢,非拉上她再去一次不可。


这一次舞会后,阿帅邀请姑娘在校园里走走。


入夜的园子很美,湖水映月,时断时续的蝉鸣与偷偷低旋的晚风围绕着各怀心事的两个人。阿帅的印象中,他们走了好久的路,最后才戳破粉红色的心事,虽然是以莫名其妙的方式。


“那个,你有没有想过一些事啊。”


“……什么事……”


“嗯……就,就是……你说能是啥啊……”


阿帅习惯性地在一片漆黑里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是他尴尬紧张的时候最常做的动作。


姑娘支支吾吾半天,终于说,“还没想好。”


联谊过后的第十四天,两个人按照之前的约定来到陈奕迅的演唱会现场。当台上的Eason唱到《阴天快乐》的时候,在歌迷的尖叫声和荧光棒中,姑娘终于答应了阿帅正式交往的请求。


但甜蜜没能持续,联谊催生出的爱情总是热烈而浓郁,悸动又青春,只是唯一的最大可能的后遗症,便是短命。相处不到两个月,阿帅和姑娘“好聚好散”。


“当时还是没有真正想好。”姑娘说。


现在,阿帅提起那一场完全为了那位姑娘而去的联谊,依然满眼掩盖不住的笑意。如果满分是十分,他愿意给那次舞会打九分——“那次联谊给了我一次机会,让我去约我喜欢的女孩子。很值。”


和阿帅一样,也有许多男孩女孩,借着“联谊找伴”这样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问出那一句“要不要一起去”,运气好的话,能顺理成章地在舞会上牵起对方的手,充分感受小鹿乱撞的几分钟。运气再好一点,能在结束后回去的路上从人生理想谈到感情经历,旁敲侧击地问出那一句“要不要在一起试试”或者“要不要做我女/男朋友”。


联谊,对于这些已有目标的参与者而言,像是七夕入夜时分悬在天边的一座令人心动的鹊桥:桥那头是心爱的姑娘或中意的小伙,他们踩着华尔兹的步子向对面走去。


预谋值50%  成就值20%


“你一定要给我写清楚,我一开始去参加七天线上CP的活动,就是为了看看这个活动到底有多傻X。写清楚了,我这是为了社会调查”。小佳说起话来带着毋庸置疑,就像她吐槽她刚刚点的热巧克力有多难喝时一样,语速很快,用词精准。


小佳在众多“社会调查”平台中选择了概率论。这是一个近几年颇为红火的公众号,通过举办类似“寻找世界上的另一个你”、“让我们做七天的情侣”等大型线上交友活动而为广大好奇且不甘寂寞的大学生群体喜爱。



以一周CP(couple,即情侣)这个活动为例,整个活动的流程从线上登记包括姓名、年龄、性别、爱好、学业或职业情况等等个人信息开始。然后再经过后台系统随机组配,在茫茫人海中为参与者调配到另一位异性参与者。在这个活动中,参与的人不仅有渴望配对的,还有愿意做“红娘”的,他们被称为“房主”。两位参与者被房主拉近一个有多对CP的聊天室,在七天中的每一天定时完成相应的任务,进行打卡。


小佳配对到了一位人在北京的设计师,她管他叫“大哥”。小佳和“大哥”在群里完成了很多 “任务”。包括同时看一场电影并发送感想,在同一辆公交车上坐在相同的位置拍照片上传,还有在群里玩故事接龙,两个人合唱一首歌等等“精心又不失尴尬的活动”。


“在活动的第二天第三天,就开始有人退群了,可能是觉得活动实在是太傻了。”小佳笑,“但我可不能退啊,我要观察到最后一刻。”


七天的活动里,唯一让小佳印象深刻的是,那位在绘画方面颇有造诣的“大哥”受小佳之托画了一张小佳喜欢的偶像的图,小佳发了红包过去,“大哥”却没收下。


“我觉得我把人家坑了。那位大哥是真的觉得自己多多少少交到了个朋友吧,但是说真的我实在是一句话都不想说。”小佳的语气头一次软了下来,搅了搅面前的饮料。


在这样的平台进行线上联谊的最大风险,便是个体差异的极其巨大。如果在熟悉的人里,都找不到“对路”的人,又如何能期待茫茫人海中机器随机配对的对方能多么合胃口呢?小佳觉得“其实对于有点脑子的人来说呢,都会觉得很尴尬。”这样必然而不可避免的尴尬,似乎决定了参与其中的人,很难真正在这样的活动中深入地了解一个之前完全陌生的人。

 


对舞会等等线下见面式的联谊,小佳同样不屑一顾。“我觉得那种活动就是强行把一堆并不具有不管说舞蹈技能也好还是正确social技能也好,正确的礼节技能也好,那样一群人,凑在一起,突然高雅矜持节制,互相搂抱,进行了一些仪式性的活动。”这种仪式感在小佳看来,不仅虚假,并且虚荣。“难道他们这样就觉得自己平常的生活都是这样了?谈恋爱靠跳交际舞?做梦吗?”


但是不可否认,这样的联谊的“速配率”并不算低。除了像是小佳这样从一开始就抱着旁观态度的参与者之外,确实有人在其中找到了“期待已久的爱情”。小佳眼中,这个活动速配为两个人的暧昧提供了正大光明的发展时期。如果成功经历这个时期,然后不断试探、确定关系,“这就已经是一种我们日常谈恋爱的套路了吧。”小佳说。


小佳在观察与体悟之中,总结出一套女生在联谊活动、尤其是线上联谊活动中高效快速地吸引异性的方法。“差不多15岁到20岁的男生,你怎么跟他们交流。那就是你表现的稍微的主动一点可爱一点,平时稍微娇嗔点。你把你的卖萌撒娇装可爱,浓缩在一天的时间内,但是不要表现得太过火,把握好这个度。”接下来,寻找存在肢体接触的类似于看电影的共同活动,再顺理成章地聊起感情经历:“白天可以见缝插针,提之前的情感问题,聊聊感情观。到了晚上,你们两个都属于那种不是很爱睡觉的人的话,最好是在夜里慢慢的开始聊到这个话题。”小佳对这套理论很自信,只要长相不是特别“出格”,这样的方法会有高的成功率。


小佳对渴望在联谊活动中收获意外惊喜的人表示理解。“以我们学校这个男女比例来看, 很多的女生有很大可能平常没什么机会接触太多男生,所以通过这种方式去认识人也可以理解。”但她觉得,不能通过主流媒体或者普遍化的方式去认定异性的喜好与个性。经验在联谊中是很重要的:聊什么、怎么聊、如何快速判断对方是不是有趣,这都是需要认真思考钻研的学问。


“其实交友是一个很早就该学会的问题,有的人都到了大学了,还傻傻的什么都不会,这就真的不太行了。”小佳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预谋值20%  成就值60%


晴子一开始从没想过自己会去参加那场联谊。


看到那场其他学院主办的校园内部同学之间的联谊活动的通知的时候,晴子的内心毫无波澜。总大呼小叫“要是有个男朋友就好了”的舍友却满眼放光,一定要拉上晴子。


晴子从来也不是个多内向的姑娘,只是对这方面的事几乎从没太多想过。“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是随缘更好,没想过要刻意地去怎么样。”


从一开始并不愿意,到耐不住舍友的威逼利诱,同时又知道现场有机会得到赠送的电影票,她最终答应到场为朋友“加油助威”。


可是到了现场,才发现原来十几位女嘉宾的座位上空出了几个,报名的同学临时有事来不了,需要从现场抽取嘉宾“顶包”。


现场活动模仿某卫视著名综艺节目的形式,十几名女嘉宾围坐在教室中央,男嘉宾一一上场。每个女嘉宾面前放着一盏蜡烛,活动进行过程中可以随时决定灭灯或者留灯。每个男生上来有三个环节,自报家门顺理成章地是第一个,而后是个人兴趣的自我剖析,最后一个部分比较精彩,才艺展示。


唯一一个被全部女生灭灯的男生是一位学体育的、不太善言辞的学长,他一上来没说几句话便表演了一大段武术——动作规范、有板有眼。


但是全场的女孩子不约而同地灭掉了面前的“灯”。“真的挺落魄的,挺惨”,晴子评论说。“但是这个才艺展示实在是不怎么讨好。而且说实在……大家都是看脸为主。”


全场不在状态的晴子为了和舍友一同获得电影票,给最后一位男嘉宾把“灯”留到了最后。而男嘉宾在好几位女嘉宾中一眼选定了晴子,因为“她看起来很安静”,而安静的女孩正好是那位男生喜欢的类型。


“其实我只是一直在走神,从头到尾没有说话也没什么反应,所以他觉得我很安静。”晴子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


晴子和舍友带着自己牵手成功的男嘉宾去看了新上映的电影Doctor Who,去的路上晴子一直没和那位学体育的男孩子说话。因为那男生在微信上,打过招呼后的第一句,就问她喜不喜欢运动。


晴子照实说,“对不起,我就不运动。”


那场电影后,两个人心照不宣的没有任何联系。变成了常年躺在对方好友列表里的“僵尸好友”,连朋友圈都从不互相点赞。


晴子给这次联谊打了一个将将及格的成绩。这场临时起兴的联谊,从某种角度来说,其积极的角度只是带来了一种人生阅历的增加,“见证了一场活动的尬办”,更深层来说,可能某种程度上让晴子隐隐约约看得更清楚自己到底看重朋友什么样的品格。


但她并没有完成她认为的联谊的基本目的——交到一位朋友。正如众多的诸如此类的现场配对联谊活动,如何不失质量且不过度尴尬地运行整个过程是联谊活动的关键。对她来说,刚刚进入大学的她在这场联谊中充分体会到大学交友的窘迫一面,这甚至给她后来在大学之中的交友造成了某种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


“太有目的性的交友,有点自取其辱,容易走向灭亡。”晴子总结。


预谋值80% 成就值0%


球子从高中恋情中刚抽离出来的头几个月中,想到即将到来的寒冷季节,再看看被戏称为“女子师专”的校园内一片萧瑟,痛感生活乏善可陈。


开学初,各大学院公众号使出浑身解数以吸引眼球。球子的目光被某学院的一天情侣活动吸引。在球子眼里,和目前鱼龙混杂的线上联谊不尽相同,作为校园内部的联谊活动,“质量”可能更有保证。


填写完个人信息,提交本人照片,球子在“对对方的要求”一栏写下:身高高一点,外貌帅一点,性格好一点。“当时的想法就是能遇到一个不错的小哥哥,交个朋友嘛。如果能顺便谈个恋爱,那不就更好了。”


她点击提交,期待着生活里的那抹亮色。


 

公众号的配对让球子得到了对方的微信号。但她本着女方矜持的原则,并没有第一时间主动添加。


不久,手机上收到了一个“新好友申请”,球子忐忑而激动地点击添加了这个她要求中的“又高又帅性格又好”的小哥哥,还没正式开始对话就翻看起对方的朋友圈。“小哥哥”是一位颇喜欢发朋友圈的男生,球子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目光所及处诸多生活照。球子屏住呼吸,点开一张大图:背景健身房。“不错,热爱锻炼,身材应该可以了”。食指与大拇指拨动图片,放大了“小哥哥”的脸。


球子的神经开始紧绷:这张脸在十九岁的球子看来,实在有点老成,也和所谓“帅气”不怎么沾边。


“小哥哥”的第一句“你好”已经发来许久。球子打开聊天对话框,几句没说完,单刀直入讲出自己的疑问。这才得知,这位她期待许久的“小哥哥”已是而立之年,博士毕业走上了工作岗位。


球子觉得自己“被彻彻底底地骗了”。


他解释说,自己的妹妹和球子在一个学校读书,也看见了这个活动。关切哥哥婚恋大事的妹妹自作主张为他报了名,他也便没有拒绝。男人又说自己平常工作时间比较紧张,可能不能太快来学校找球子,诚恳地给出了自己的日程表让球子选定二人的见面时间。


球子此时已经“心如死灰”了。她对这个结局哭笑不得,但又觉得对方如此真诚,总归需要多点尊重,便和他约好在一个周内的晚上见一面,地点定在学校里。另外一个层面上讲,身高、外貌,甚至年龄都和性格无关,能成就一段“忘年交”也算值回票价。


见了面后,男人仔细看了看球子的脸,说了一句:“你的脸看上去没有照片上那么大啊。”


至此,球子对这段联谊再也没有任何留恋。她找借口自己要去开会,不到二十分钟便飞逃回宿舍。


但是那人似乎依旧感觉良好,他在微信上对球子说:“有时间我请你和你舍友吃个饭,要不你选个时间?”


球子一句话都没有说,把对方拖进了黑名单。

 

     

再谈到这段经历时,球子坦言当时的自己太过冲动。“这样的线上交友,不确定因素太多,风险太大了。”她斩钉截铁地说,自己再也不会参加这种联谊了。


但当问到是否会尝试更加有组织性的、更可靠的平台的活动时,球子犹豫了一下,笑着说,“那,那还是可以试试的嘛”。


预谋值?%  成就值?%


一场联谊,只是每个参与者生活中很平凡的一天,舞会散场、联欢结束、线上大群解散,最终没有留下任何实体的影响。但却又实实在在地在某种层面上折射出大学生联谊的几个侧面,展现出某种宏观的交友态度与生活方式。


又是十月,姑娘们的礼服已经买好,男孩子们紧张地学习如何打领带,活动的筹划者们一遍遍核对策划是否合理详尽,线上CP活动也将迎来新的一轮狂欢。


无论是为了结识一两位知心好友,或是为一段计划之外的崭新恋情,许许多多人带着憧憬、忐忑、未知、不安与悸动走在联谊的路上。前方是坦途还是坎坷,他们一无所知,他们能做的只有熨平礼服,擦亮鞋子,平视前方,一往无前。


前人的失败经历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多阻碍,成功案例却历久弥坚、风云依旧。这些有关联谊的故事,有趣的、无趣的,错愕的、惊喜的,汇合起来化成一句极有吸引力的号召:


“朋友,联谊吗?”



点击下方蓝色文字查看往期精选

百态ASMR个人代购陈希望没有乐队没有故事耽美明光村传统书店贪食症表情包的故事便利店广场舞北三环舞 丨流浪动物城古风歌词校园师大厕所流浪猫地图转专业生物资料室学院路共同体夜大闲笔钢笔二三事给电影旧时代的情书一个人的书架她来听他的演唱会与死作别旅行的意义踏雪寻梅广西三月三 丨视野菜市中产家庭的儿童节京城半面徽行记行走去那花花世界五月·西南·蜡染历史乌鸦民国老试题食记北师大周边的糕点这颗行星所有的酒馆师大十五种酸奶测评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