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口奶制品联盟

第110集【正法全扬佛经译】第五之三 壹

楼主:显密经藏 时间:2018-05-02 07:22:08

第110集【正法全扬佛经译】第五之三 壹


  大王供养了这些供品,使班智达与译师们各自得到殊胜的安适。接着向他们顶礼之后,大王就说道:

 

  “矣玛吙!乌仗那莲华生大士、沙河尔堪布菩提萨埵、克什米尔贝玛拉米札大师,以及殊胜的一百零八位上师,我已宣布佛教成为国教,而我也将领导藏地朝向佛法的大道,成为弘扬佛法的法王。现在,在印度弘扬着无数佛法中的经、论、续与秘密法要,我希望将所有的教法全部翻译为西藏的文字,希望上师大宝们,能够赐成圆满。”

 

  赤松德赞王用最尊敬恳切的语辞,向班智达与译师们祈请之后,班智达与译师们,就依序进入了法律殿中安坐准备译经。

 

  大王并诏令将从门巴地区所搜集的纸张、从汉地运来的栴檀树木及从民间搜集的铜铁与牛皮等准备好,以便誊写。他又召集了铁、木、皮匠等,以及书写者,命令他们必须按照任务,限时无误地完成誊写的任务。

 

  于是译师们就在三尖殿西南的翻译院中,一心从事翻译佛法经卷的工作。

 

  当时,由印度来的堪布达那西拉、孜纳米扎、西兰札菩提、札瓦尔达、达尔玛拉西、苏然札、达尔玛西日、释迦西拉、沙曼达西日、西日瓦利达等十人讲解佛典。而由香依西德、嘎哇巴则、觉绕鲁义尖参、玉扎宁波、关却君乃、拉奇达、释迦札巴哇、拉龙巴结多杰、弥文西日巴扎、洛格琼等十人做翻译工作。

 

  这二十位班智达与译师们,翻译佛陀在三转法-轮当中所宣讲的佛典。他们首先翻译佛陀初转法-轮的经典,也就是声闻不了义的十部经典。接着又翻译了次转法-轮,属于了义的母子十七部经读,如《般若波罗蜜多现观庄严》等八部、《七十件大事》、《五道十地》共一百零八部通用语词论著等。接着又翻译三转法-轮所讲的经典:《楞加经》、《大方广佛华严经》、《宝积经》及这些经典的论述,以及《天女吉祥珠》、《狮子吼》等等经典。而后来在印度所发展出来的许多《阿毗达磨》论典、上中下部等,当时印度还没有造出,所以当时也没有译成藏文。

 

  鲁义尖参译了《常观法镜》,依西德译了《维光空观析》及《桑加布甘露》五部经续。毗卢遮那除了翻译了佛典,也翻译了苯教的经典,在苯教中翻译了数学、医药的典籍,这些典籍的翻译不只是对世谛有所助益,也能安抚苯教徒的心。除此之外,毗卢遮那主要翻译了许多的显教和密教的经典。

 

  毗卢遮那,在翻译不同的经典时有不同的名号。他翻译显宗的经典时叫做依西德;翻译密宗的经典时叫做毗卢遮那;翻译苯教的经典时,叫做甘加唐达;翻译数学的经典时,叫安札菩提;翻译医典时,叫做曲巴尔。

 

  经过了如此大规模的翻译之后,佛法的经部以及相关论著,大都译成了藏文。

 

  菩提萨埵和巴洛赤协尔、巴洛依西旺保、巴然那、巴米依西尖羊、巴泰尔达,这些班智达和译师们,翻译了《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经广因缘集》、《律分别》、《律上下》、《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四种律典》、《四律上部》、《出家基础》、《基础下部》、《长净事基本说》等十七部,《律分别比丘及比丘尼》以及上师们微细讲解的《律上分》、《律分别》等等,而其中的《杂事》是一切律典的补充,《律经根本律》中有比丘别解脱、比丘尼别解脱戒经。还翻译了嘎尔玛夏当的羯磨仪轨。还有叫做嘎日嘎的律经,根本律的实践要法,以及沙弥行止等注解与实践的法要。

 

  这些律典,由九位班智达与译师来翻译及校对,他们其中有些人并不信仰密乘,所以编造了一些污蔑不实的语辞攻击莲华生大士。

 

  而莲华生大士与精通二十一种语言的毗卢遮那大译师,共同翻译了密宗内证果德的七部经,五身不分经续、五语不混经续、五意智慧五门经续、五德断绝歧途经续、五业完全分别清净经续、三戒律根本安沦经续、事业使唤七部经续、秘密主语集总持续、二十一部特别的经续、五部如来集根本总续、特别十续佛语五部、无上全续密诀、二十部精密大续。

 

  克什米尔的贝玛拉米札、年钦嘉纳古玛拉翻译成就了《金刚菩提网续》、《正确续》、《钉如续》、《阎罗续》及其诠释,还注解了《心部》、《空部》、《密续精义》。

 

  而桑结桑哇和毗卢遮那翻译成了《幻术八部》、《金刚法界》、《静续集》、《阿奴四经》、《五部心经》等等。

 

  班智达沙曼那西日、释迦西日、达尔玛西日,翻译师嘎玛巴则、觉绕鲁义尖参、西丹宁苞、来金尼玛、鲁义旺苞、曲吉龙保译就以身的行为为主的《事续》,以语的行为为主的《行续》、以意的行为为主的《瑜伽续》,以三种行为为主的《无上瑜伽续》、《父续》、《母续》等。

 

  而汉地的摩诃苏札和尚和汉地的学者僧西等,玛万?仁钦乔等五译师翻译成了《诸佛菩提名称经》汉文版,又依据汉译而翻成了《戒律》一卷、《华严经》、《金光明经》、《伏魔经》、《伏魔咒》、《度母》等。

 

  班智达达纳西拉、达尔玛格日德,译师嘎哇巴则、觉绕鲁义尖参、鲁旺松哇、依西德等人,翻译成了《文殊菩萨本续》、《文殊利续》、《文殊菩萨正确名称歌唱续》、《观世音本续莲花网》说续、《不空羂索咒心经》、《金刚手大转轮续》、《度母经》等许多的经续。

 

  克什米尔的班智达,争纳米札、那西拉、苏然札菩提、珠夏国大婆罗门氏阿南达,译师嘎哇巴则、觉绕鲁义尖参、香氏三个人,翻译了大乘教的大部分经典,如《经部密诀王》、《大密各观》等等,更依据克什米尔版和珠夏版,翻译了许多的佛经。

 

  尼泊尔的大班智达、西拉曼珠,尼泊尔的班智达达然西,译师札巴?桑结依西,翻译了《德饮那保九子神续》、《母阎罗女鬼严咒》等。

 

  这时,赤松德赞王忽然患病,各种医疗都没有效果。各种术算及圆镜占卜法的卜算,都说缘起上,必须迎请南开宁波前来加持,才能够有所助益。

 

  于是大王就指派了阿尔札尔?依西洋与色却羊两人前去召请。他们两人见到南开宁波的时候,就告诉南开宁波藏王生病的消息,希望南开宁波赶快回到京城,来为大王加持治疗。

 

  “两位使者,你们先走,先回桑耶寺去,我马上跟着就来。”

 

  使者就赶紧先返回桑耶寺,向大王报告。但他们还没有回到桑耶寺的时候,南开宁波已经到达桑耶寺了。

 

  大家看到南开宁波前来,觉得十分惊奇,就赶快迎请他进入宫中,来到大王病榻之前。

 

  南开宁波叩问赤松德赞大王说:“大王!您的病情现在如何?”

 

  藏王回答说:“我现在的病情看来十分严重,大概会有生命危险吧。比丘!你是不是有办法能够帮我治疗呢?”

 

  南开宁波说:“我观察过缘起,应该有办法帮您治疗。我想没有什么问题。”

 

  “那么,你需要什么?只管向我明说,请你马上帮我治病。”

 

  “不需要其他东西,只要设置一座坛城就好了。”

 

  于是,南开宁波就在桑耶寺中设了一座坛城,并在此修持瑜伽密行。

 

  他刚开始修法的时候,藏王的病情马上逐渐变好。这时,南开宁波就问大王说:“现在感觉如何?”

 

  “已经感觉好些了。”

 

  当南开宁波的瑜伽密法修到三分之一的时候,他又向藏王问道:“此刻感觉如何?”

 

  “现在身体感觉十分的轻松。”

 

  南开宁波就说:“现在已经为藏王补足、圆满了身业所毁坏的誓句三昧耶。”

 

  当修法逐渐进行,南开宁波也将坛城的供养食物,供到三分之二的时候,藏王忽然打了喷嚏,直说身体好像已经痊愈了。南开宁波就说:“现在已经为大王补足语业的誓句三昧耶。”等整个坛城的供品供完,本尊完全受用了坛城的物品之后。有人就问藏王说:“是不是感到完全安好了?”

 

  “身心没有感觉到什么不舒服,只是眼睛有点热。”

 

  此时,南开宁波为了满足藏王心的誓句三昧耶,就将全部的酸奶与葡萄全部供完。导师南开宁波将坛城中的食物,修持供养,并受用完毕之后,藏王身、语、意的誓句三昧耶都已经得到完全的清净。

 

  这时,藏王说:“病了这么久,一直都没有好好地洗过头,现在需要洗个头来使身体舒适一下。”

 

  这时侍臣们赶紧阻止说:“大王!您的身体才刚好,而且太阳都已经快下山了,现在洗头并不适当。”

 

  南开宁波说:“没有关系,大王你可以洗头。”

 

  于是南开宁波就加持了降香木所做的金刚橛钉,钉在光影交界之处,不让太阳下山。这时南开宁波说:“大王,您可以开始洗头了。”

 

  于是大王十分欢喜地开始洗头,当大王舒适地洗完头后,南开宁波就问道:“大王!您是不是已经把头洗好了?”

 

  “现在头发已经洗好。”

 

  南开宁波就说:“现在正是大家将牲畜赶回家里的时候了。”就把降香木的金刚撅钉拔起。接着一下子,太阳就下山,天也就暗了。

 

  南开宁波示现了不可思议的神通,使藏王十分敬服,就向南开宁波献上白狼皮所制的斗篷,这白狼皮的斗篷上面,还缝着庄严的锦缎做表饰。

 

  南开宁波译师又翻译了《语论经五续》、《秽迹金刚续》、《文殊密续》、《黑宝盒续》、《尸死密续》、《心密续》等等这些经续。

 

  而沙河尔瓦嘉德瓦大学者,译师嘎哇巴则、拉奇达翻译了《入菩萨行论》等。

 

  而大班智达班玛嘎拉、嘉纳嘎尔巴、萨尔嘉德瓦,译师嘎哇巴则、觉绕鲁义尖参、香依西德等人,翻译了《中观三论》及其注解。

 

  而释迦僧哈、扎迦华尔玛、争纳米札、西日那兰扎菩提,译僧依西德,翻译了《弥勒五部经》及其注解、《地五部》等许多的论。

  而争纳米札、西日那兰札菩提、大学者达纳西拉,大翻译家毗卢遮那等,开始了三百部《大毗婆沙论》的翻译,但是,这部大毗婆沙论并没有翻译完,梵文原稿还存在桑耶寺的书库里面,为现世及后代的班智达留下比较的原稿。后来又翻译了《欢喜金刚续》、《极乐本尊十万续》、《时轮本一万二千续》、《钉尊布达尧达玛十万续》、《金刚布续觉悟三百部》等等,该续尚有繁部还未译成,至今尚留在龙宫当中,这部经典的前头已被火焚烧,而且没有终结。所以,所翻译而成的只是无头无尾的中间部分。部分的显密经续不只在印度已经完全绝迹,而西藏的译本也有些不大完整。此外又翻译了无数的医学、数学等等的著作。

 

  中国藏传佛教自初传以来,即受到汉地佛教极大的影响,在松赞干布时代有大天寿和尚在藏弘法,文成公主也支持了不少汉地僧人的活动。赤德祖赞时期金城公主带入了一些汉僧。赤德祖赞晚年曾派桑喜到汉地请高僧取佛经,而第一次禁佛运动中也有汉僧被驱逐等事情。

 

  在菩提萨埵(寂护)第一次到西藏传授受挫返回印度后不久,赤松德赞派出了以巴?赛囊为首的几个佛教徒到唐朝去请佛法。据“巴协”记载赛囊到唐朝以后,受到唐朝皇帝的款待,最后请到佛法,带着大唐赠送的大量佛经和给赞普王臣的礼物回到了西藏。另外西藏曾一直请求汉地派遣善于讲说经典的沙门前往雪域,因此在唐德宗建中二年(公元781年)大唐从长安派遣了良绣、文素二位僧侣前往,并规定每两年更换一次的制度。

 

  而在大唐和吐蕃西藏长期和战不定的状况下,西藏也曾将许多汉僧送到西藏去。而吐蕃军在战争中,也十分注意汉族僧人,而将之送至西藏。另外,自建中二年吐蕃攻陷沙州敦煌之后,佛教更从敦煌源源不断地流入西藏。所以在敦煌汉文写卷中,有多处记载西藏赞普召请敦煌地区的汉族僧人到西藏,并传布佛教的事情。

 

  而有些汉族僧人也受到极大的尊仰,而被尊封为僧统或国师。如唐康军史吴绪芝之子吴和尚就被封为吴僧统,而且被赞为:“圣神赞普,虔奉真如,诏临和尚,愿为国师,黄金百镒,驵使亲驰,空王志理,浩然卓奇。自通唐化,荐福明时,司空奉国,固请我师。愿谈唯识,助化旌麾,星霜不换,已至无衣。”

 

  从松赞干布起,汉族僧人有的在西藏讲经,有的帮助藏人译经。而且在藏族译师中,有一些人对于汉文也很精通,他们互相配合起来,将汉文佛经翻译为藏文。当时汉藏合作译经的广泛程度,可以从敦煌藏文佛经写卷上,写经人、校对人的署名为汉藏人名错杂排列的现象中得到证实。而讲经方面,汉族僧人主要弘扬禅宗教法。

 

  在赤松德赞晚年,汉地佛教在西藏很有力量,他们主要以摩诃衍为代表。摩诃衍是在西藏占领沙州之后,在唐德宗贞元三年(公元787年)应赞普赤松德赞的召请到拉萨去讲经的。他在西藏很受重视,赤松德赞的王妃没卢氏及姨母甲玛为首的贵族妇女三十多人跟他受戒,出家成为比丘尼。此外,还有一些跟随他出家的藏族僧人。当时西藏的修行人大多倾向摩诃衍的教法。

 

  而寂护在甲子木鼠年,也就是唐兴元元年(公元784年)由于堕马摔伤而死,传说他临死前,曾告诉藏王说:“将来西藏佛法将分成两派,互相争论,我有一个弟子,名叫莲花戒,到时请他来西藏,即可平息争论。”他死后,桑耶寺的方丈法位由意希旺波继承,但未久引退,由巴?拜扬接续。拜扬的声望远逊于寂护,因此,汉地佛教的教法又进一步的弘扬。但印度佛教得到巴?赛囊等人的支持,力量也不小。两派之间相持不下,结果巴?赛囊等人跑到南方去闭关静坐。

 显密经藏 


文章: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编辑:显密经藏

图片:网络综合图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