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口奶制品联盟

申花爱情故事曹赟定&宋玉婷:一杯酸奶定情,婚后重新上路

东方体育日报2018-04-14 16:39:49

如果不是宋玉婷的出现,球场下26岁的小曹会过着怎样的生活,恐怕连他自己都说不准。率直、暴脾气、刺头,都是他过往被贴上过的标签,国奥时期的红牌、德比战中的争议,男人总是在挫折和议论声中长大。申花队友们都说,小曹找了个好妻子,从相识到结婚,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几乎都由老婆打理,球场内外有了烦心事也有老婆开导。小曹嘴上不说,心里最明白谁对他好,他向来是个行动派,没有什么甜言蜜语,也没有浪漫的求婚仪式,小曹的承诺简单而有力:“尽我所能,让你幸福。”



曹赟定婚礼现场


一个手机一杯酸奶敲定缘分

  

再有个性的人,也总是会被那个专克自己的“她”给驯服,之于曹赟定,宋玉婷无疑就是那样一个人。


走进小曹位于普陀金沙江路附近的新家,一切都被打理得井井有条,客厅一侧放置着一张茶桌,在舅舅的提议下,曹赟定自前年开始也养成了喝茶的习惯,申花队中爱喝茶的人不少,王赟、邱盛炯乃至过去的王大雷都是,小曹说,现在的自己离不开茶,在那张桌上还有一个紫砂壶,上面刻着老婆宋玉婷的名字,“我现在有些兴趣爱好,比如文玩这一类,都是我老婆把我带入行的。”一边说着,一边扭头看了眼边上的宋玉婷,谁能想到眼前默契如一的两人,一开始着实是对不折不扣的欢喜冤家。


三年前的一天晚上,正值于涛儿子满月宴,小曹和柏佳骏等一众队友前去道贺,宋玉婷则受姐姐(姐夫是前职业球员)邀约一同捧场,那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年轻人总是容易和年轻人打成一片,至少在当时,从未接触过足球的宋玉婷根本就不知道谁是曹赟定,“我那个时候就觉得这个人怎么一副很拽的样子,说话口气也比较凶,一点都不温柔,碰上我也是这么个脾气的人,所以哪怕只是头一次碰头,也不愿意有什么退让。”宋玉婷说,“你这人怎么那么凶,看你脸就觉得凶。”还没等小曹回话,身边的柏佳骏先回应了:“还挺少有人敢和他对着干……”然而用曹赟定自己的话来说,当时的他对眼前这个颇有个性的女生已经产生了好感,“我比较看重小姑娘的个性,其实说是个性,用上海说当时就觉得,她嘴巴好像也挺‘硬’,怎么说呢,我还真挺吃这一套的,真要这么说的话,我对她应该算得上是一见钟情吧。”曹赟定说。


“你把手机借我用一下。”以往总是鼓励身边好兄弟遇上真正喜欢的女生就要敢于行动的小曹,即刻开展了攻势,“你要我手机干嘛?”“我的没电了,你借我用一下。”看似俗套的方式却让女生觉得颇为可爱,虽然承认当时也有暗自窃喜,然而宋玉婷第一时间并没有给小曹面子,而是当场拆穿了他:“你还在用这一套要女生号码?”说起自己老公的追求方式,宋玉婷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话刚说完,他就一手把我手机抢过去了,然后把自己号码输进去保存好,最后命名为‘老公’,我说你怎么乱命名,谁是你老婆,他就和我说快了快了。”就这样,彼此互有好感的一对,因为小曹的简单直接,而短时间内拉近了距离。那天晚上酒席后半部分,小曹胃部稍有不适,还是宋玉婷主动领着小曹去便利店买了罐酸奶帮助消化,“我还记得,那天我们去的是全家。”小曹说。



  

最初她就像他的秘书

  

在曹赟定眼中,老婆是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人,认识没多久,两人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并且感情升温极快:“我那个时候没车没房,来回训练都是她来接送我。”关系近的几个队友都说,小曹真是找了个好女友、好老婆,从过去到现在,什么事都为他着想,琐事也都自己一肩扛。


说起来也巧,刚刚认识妻子的那一年,曹赟定尽管并非队内绝对主力,却常常在替补上场后有出色发挥,“那是2012赛季,柏佳骏后来租借过来,我刚和我老婆在一起时,球场上球运也特别好,上场就有进球,那年虽然替补上去多,但也进了6个球。”说起这一点,宋玉婷也是颇为得意,“所以那会儿他身边的人都说,我比较旺他。”和曹赟定在一起后,宋玉婷自然也开始接触和了解起足球,当然在小曹眼中,那至多只是皮毛中的皮毛,“他大概为了满足我的新鲜劲,那个时候买了个20几块的足球给我,没想到我一脚就给踢爆了。”


出于为男友增添足球之余乐趣的初衷,宋玉婷教小曹研究起了文玩,手串、紫砂壶、蜜蜡等等,如今的曹 定也算得上是半个行家,闲暇时间,花鸟市场也是小两口最爱去的地方,一个拨弄花花草草,一个喜欢动物,“我这人爱好其实挺广泛的,什么变色龙、螳螂、兔子都养或者曾经养过。”虽然嘴上说着生活繁忙,但照顾起自己的小动物,小曹一点不含糊,家里那只七彩变色龙曾经被索尼公司看中提出希望借用拍广告,不过最终还是被小曹婉拒。一起踢球、一起研究文玩、一起逛花鸟市场,一起做得这些事情既是彼此分享也是彼此了解磨合的过程,曹赟定头一回觉得,生活有了足球黑白两色以外的丰富色彩,这一切都是因为宋玉婷进入自己的生活而发生:“我的很多事情都是她做的,比如我要买什么,我会和他说,老婆你去买一下,因为她会网上去操作比较方便,再比如到了验车期,我就让她去验一下,基本上就是她负责后勤,那个时候她就像我的秘书,话是这么说,但生活上的很多事情做起来并不容易,然而也只有爱你的人愿意帮你去做去付出。”曹赟定说。



在曹赟定眼中,老婆是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人

  

他对她凶,她就冲着他笑

  

让宋玉婷说说曹赟定的缺点,想了半天才迸出一句:“他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凶了点。”关于凶,小曹自己也没否认,“我这人脾气比较急,一急喉咙就容易响,这方面确实没少让她受委屈。”


这次婚礼之前,婚庆公司原本打算制作一段新郎新娘互说彼此的视频,却没想因为宋玉婷颇为实在的回答作罢,“那个时候他们问我,老公有没有什么让我感动的事,我说有,三天没凶我;然后他们又问我对他有什么要求,我就说以后都不要凶我;至于他们问我老公什么时候最可爱,我说他不凶的时候都可爱。结果三组问题一问完,制作人也是‘醉了’。”对于曹赟定的脾气,从小一起长大的柏佳骏自然也颇有发言权,有一次几人约好去俱乐部一位工作人员家中做客,然而当小曹已经整装待发时,小柏才不紧不慢从宿舍楼里走出,当着一众好友的面,小曹便对好兄弟“开火”:“你能再慢一点吗?需要我们那么多人等你?……”尽管初衷并非恶意,然而情绪一上来的小曹说话向来直接,弄得小柏一时语塞,直到上车出发后许久才问:“你干嘛对我那么凶?”有趣的是,不知是否是想起了这段往事,在为好兄弟送上视频祝福时,柏佳骏颇有些“心酸”地说出那句:“结了婚,以后也要对我好点。”让人忍俊不禁。


“有时候我在沙发上看手机有些分神,他叫我几声没回应,然后喉咙就响了,这种情况还确实挺委屈……”宋玉婷说,毕竟是姑娘家,偶然几次被大嗓门一震,眼眶免不了泛红,连曹赟定的妈妈都说:“和我儿子在一起,委屈你了。”话虽如此,然而和兄弟情义长存类似,小两口堪称命中注定的吵不散、骂不走,无论两人闹得多大多凶,都不曾提过“分手”二字:“有时候冷静下来他也和我说,如果真的受不了,让我可以去找个脾气比我更好的人,其实一直以来他最大的一个特点或者说优点就是敢于承认自己的缺点,他会告诉我自己有哪些做得不太好,不会像有些人那样隐藏自己,在我面前显得很真实。”真实的曹赟定在不知不觉间早已占据了妻子的心,而每次跟随球队外出比赛或冬训,只要有机会,小曹总会抽出一段时间专程为老婆挑选礼物和纪念品:“毕竟是女生,总是需要用一点好东西的,哪怕是奢侈品,只要有看见合适她的,我就会买一些,不一定要很多,但不能缺,虽然老婆经济也比较独立,但我也想尽一份自己的心意。时间长了,你心里知道谁对你有多好,对我来说也需要改变一下,不能总是这样急性子。”


时间久了,宋玉婷也找到了对抗丈夫的方法:“其实我们家都知道,他心地很善良,因为他是个孝子,通常孝顺的人都不坏,他只是脾气急,那个时候我爸就和我说,你老公一天不凶你代表他没回来,一个礼拜不凶你说明他出去训练冬训了,他一旦凶你了,你就对他笑,后来我也学会了,就冲着他傻笑。”说着说着一旁的曹赟定也笑了起来,“毕竟三年了,她也习惯了,心理素质强大了,我也是真的习惯他对我好了。”

  

提前过起婚后生活

  

刚认识那会儿,小曹自称“无房无车”一族,来回基地和家中,更多时候还是由女友接送,后来小曹借宿在康桥基地附近,女友住在虹口区,每次见面都要横跨黄浦江着实苦了这对热恋中的男女,时间久了,一起生活的想法在小曹脑海中形成,“那个时候我和她说,总是这样来来去去也没必要,索性你就住到我这里来吧,后来我们就一直住在一起了,其实这样也挺好,毕竟恋爱和一起生活还是两回事,日常生活在一起可以显现出许多原本你不了解和知晓的对方另一面,这种时候还能互相接受,那就真的是非常难得了,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等于也是提前过起了婚后生活。”曹赟定笑着说道。


一起生活自然免不了油盐酱醋等事,哪怕到现在,买菜烧饭的事情多半还是留给了妻子,宋玉婷的父亲是一名厨师,自小多少也偷师了几招,曹赟定很爱吃老丈人烧得菜,“说真的,这点上我确实有口福,现在房子买得离我丈人家比较近,因为以后过去吃饭也比较方便了,哈哈。”用宋玉婷的话来说,每次老公一去自己家里吃饭,父亲总会烧一桌堪称满汉全席的菜肴,“每次都是他要吃什么,我爸爸就会去弄好,等我们回来后就有得吃了。”收获了老丈人和丈母娘的认可,曹赟定自己的父母对这个儿媳妇也是相当喜欢,私下里曹妈妈将自己和儿媳妇的关系比作为姐妹,“婆婆一直和我说,没事,我们是姐妹,有什么事情尽管和我说。”也正因如此,曹赟定一直开玩笑说,自己家里人都被老婆给“收买”了,每到此时,妻子总会跟一句:“那你不也说我爸妈比我对你更好嘛?”


领证近两年才办婚礼,外人对小两口的选择颇为不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一切只是因为两人希望独立完成自己的事,“说白了,当时的想法就是没钱不结婚,我们都一样,其实我们本来是想旅游结婚,不过后来我老公说,还是希望给我和家里人一场婚礼。”话说出去了,事业得靠自己去拼,别说婚房,单单是在上海办一场婚礼,必要的支出不会少。球场上曹赟定近两年越发成为球队仰仗的主要攻击点,生活中宋玉婷在康定路上的钻石工作室也走上正轨,小两口用各自的方式在各自努力着,“老公背负着负担,而我尽可能为他生活中多打点一些,既然是我们自己的幸福,就要我们自己去把握和争取。”宋玉婷说,这场婚礼的筹备以及婚房装修等各种复杂工程,全都被宋玉婷一手包,这也得以让曹 定能够全身心投入到训练和比赛当中。年初冬训时,曹赟定练得极为刻苦,过往一直不见下降的体重,今年一下子掉了8斤,当时在谈及自己的现状时,小曹在微信中回复了这样一句话:“现在不拼要等到什么时候?”他显然明白,如今的自己不是一个人奋斗。



莫雷诺一家出席曹赟定婚礼

  

总是老婆谦让一步

  

直到现在,每逢球队放假,曹赟定总会回家和爸妈一起吃顿便饭,这一点无论是单身还是有了女友之后都不曾改变。


“我记得那个时候还问过他,能不能花点时间陪我看场电影,就一定要每次都去看父母嘛?可是他从来都没有答应过我,连意思意思都没有,我这个人哪怕你稍微哄哄我,说不定我也就不用你这么做了,可他不会。所以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对他来说,家里人是最重要的,他是个重感情的人。”宋玉婷说。而对小曹而言,和宋玉婷一同生活的那段日子里,自己心里早已将对方视为是亲人,直到现在两人真正进入生活新阶段,“我们两个人恋爱就是奔着结婚去的,我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的想法,办婚礼和领证只是一个步骤,两个人真正生活在一起,必须有一个人需要懂得谦让,但通常这个人会很痛苦,对我们来说,这个痛苦的人就是我老婆,她总是谦让一步,我没什么能够为她做的,我只想尽我所能满足她让她得到幸福快乐,这几年过来,我想对她说声,老婆你辛苦了。”曹赟定说。


过去几年,包括李建滨、柏佳骏甚至球队翻译王侃都相继拥有了自己的孩子,问起小曹夫妇这个话题,两人均表示顺其自然,但也承认都特别喜欢宝宝,“以前觉得总归儿子好,现在也看穿了,无论儿子女儿只要健健康康就可以了,我老婆也喜欢小孩,她身边很多朋友经常会把孩子带出来玩,我记得小时候不懂事还和我妈说要养11个小孩(笑)。”现如今,小曹已经将工资卡上交给老婆,结了婚之后小两口的生活不会有太多改变,互相配合互相扶持一路走到现在,如今但凡申花队上午有训练,小曹都会6点半起床,通常那个时候桌上已经有了面包以及冲泡好的麦片谷物给他当早餐,他很享受并且深爱着如今拥有的这一切。




记者后记:


2011年的夏天,第一次采访小曹,那个时候距离他刚刚加盟申花没过多久,他口中的偶像还是伊涅斯塔,那一年初登中超舞台的他和姜坤组成双前腰,在虹口打得风生水起,让球迷立刻喜欢上了他。


转眼到了2015,小曹瘦了,和他并肩作战的队友换了一波又一波,直到如今他也偶有被冠以“老队员”的头衔,过去这些年,虽然从不刻意作秀,然而爱说实话习惯率性而为的性格,也没少为他招来非议,国奥时期得过红牌、德比大战有过冲动行为,甚至还因中指事件遭到过禁赛,他一直有令人肯定的足球天赋,却始终未能发挥出全部潜能。一直以来,小曹都是个容易被误解的人,他不喜欢面对镜头,这才有了被采访前向记者提出“别问尴尬问题”的请求,他也自称不太会说话,于是我们便听到了“申花20年历史,东亚才几年?”爱他的人觉得他有霸气有灵气,恨他的人认为他高傲且目中无人。


“小曹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是他在一次外出吃饭遇到索要签名的球迷时所说得话,他没有说错,这不是个出自富裕家庭的孩子,小时候踢球的梦想之一就是改善生活条件,那个时候挣钱的工资卡没有上交的习惯,然而每次出去吃饭玩耍,他却同样是爱买单的那个人。直到现在,他的微信号还有着“低调”二字的标识,而多年前的QQ昵称也同样为“低调做人”,对他而言,低调并非为了“腔调”,那是一种态度。加盟申花最初,人们聚焦于他背后那个舅舅,可渐渐地,他也曾长时间当替补,也曾远离一线阵容,印象中的那些优待没在他的身上体现,他自己也不会去在乎那么多,“我、我们几个离开了球场其实都是普通人一个(柏佳骏、战怡麟、郑凯木),正常的踢球和生活这样就挺好。”这样的话,柏佳骏也说过。他们都不是“富二代”,所以更明白打拼的意义。


现在他不是一个人在打拼,古人常说成家立业,大家都说他娶到了一个好妻子,婚礼现场曹夫人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要帮助小曹成就一个更好的自己,说出这样的话需要勇气更需要爱,如果将小曹的职业生涯分阶段,东亚时期毫无疑问是成长的日子;6月12日之前的申花岁月则让他从生涩走向成熟,至于未来的日子,所有关心申花的人都期待着想看一看已为人夫、未来将为人父的他,在重新出发后会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