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口奶制品联盟

辉山乳业奶粉里加了 “房地产”,29分钟暴跌85%,23家银行这锅怎么背?

国际金融报2018-02-13 06:03:47

29分钟,4.53亿港币,5.78%换手率,“成就”了香港证券交易所历史上单日最大跌幅!  

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跌幅达85%,市值蒸发42亿美元,紧急停牌。午后,市场留言满天飞:副总失联!30亿债务到期!做空机构环伺!

真假间,一份多达23家银行参加的金融维稳会议名单流出从会议内容看,一场政府、商业银行、小贷公司正在合力“营救”辉山乳业。

毕竟这是东北最大的民企之一,涉及80多家公司,4万多员工,就在几天前,刚刚通过优质乳工程验收,成为国内第四家优质乳认证企业。

稳定压倒一切!但是,目前的混乱始于何时呢?我们从2016年12月16日说起。

浑水出47页报告,辉山乳业被逼停

2016年12月16日,知名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发布了一份长达47页的调查报告,称辉山乳业至少从2014年开始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夸大其资产价值及负债颇多,并称“公司估值实际接近零”。

浑水列举辉山乳业“三宗罪”

一、牧草供应来源欺诈。辉山乳业宣称其用于奶牛饲养的苜蓿是自产自足,但大量证据表明这是个谎言,这家公司长期从第三方供应商手中大量购买苜蓿;  

二、资本开支造假。辉山乳业在其奶牛养殖场的资本开支方面存在造假行为,夸大了这些养殖场所需的花费,夸大程度约在8.93亿元到16亿元之间。资本开支造假的主要目的很有可能是为了支持公司收入报表舞弊;  

三、董事局主席转移资产,杨凯从公司窃取了至少1.5亿元资产,其中涉及将一家最少拥有四个乳牛牧场的附属公司向一位未披露的关联方转移。  

该报告导致辉山乳业当天股价快速下跌并暂停交易。

辉山乳业反击,商业银行开始自查

2016年12月16日晚间,辉山乳业对浑水报告进行了逐条批驳,否认了浑水的一系列指控,并宣称,保留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

2016年12月19日,辉山乳业复牌,股价小幅上涨。

此后,辉山乳业控股股东曾通过冠丰公司两度增持,分别增持近2500万股和2100万股,冠丰公司由杨凯、葛坤作为一致行动人全资所有。目前,他们持有辉山乳业73.21%的股权。

不过,由于浑水公司的报告,辉山乳业的债权人商业银行开始自查。有消息称,包括平安银行、中国银行等各大向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以及辉山借款的银行,开始进行调查审计,发现大股东挪用30亿元投资沈阳房地产。

暴跌前一天省金融办开会,23家银行组债委会

3月24日,市场上流出的一份辽宁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的文件显示,3月23日下午2点,辽宁省政府金融办召开了辉山乳业集团债权银行工作会议,23家债权行与辉山乳业集团相关负责人均出席。

财经作家向小田在新浪微博晒出了这份文件,沈阳市政府、辽宁银监局、辽宁银行业协会、各银行和辉山乳业集团参会。出席的银行包括辽宁省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等23家银行。

为何要开这样的债权人会议?

市场传言称,是由中国银行审计进而发现杨凯挪用30亿元资金,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前中国银行并未对此作出正式回应。  

但是,市场流出了辽宁省金融办的讲话,主要提及以下几个措施:

(一) 要求辉山乳业让出部分股权以获得足够资金,争取两周以后恢复付息能力,四周以后解决资金流动性问题。  

(二) 政府通过花9000多万元购买辉山的一块土地来为辉山乳业注入资金,帮助辉山乳业渡过难关。  

(三) 要求各金融机构对辉山乳业这次欠息作为特例,不上征信不保全不诉讼。  

(四) 成立债权委员会,并由最大债权人中国银行担任主席,第二大债权人九台农村商业银行担任副主席,目的是维稳。  

(五) 省金融办派出国有银行处、商业银行处、租赁处和普惠处四个处协助债权委员会与各类型资金方沟通与管理。其中,普惠处对接小贷公司。  

开这样的会,沈萌如分析,“不排除有辉山乳业有债务重组的可能,但是这个原因不至于引发暴跌。”  

24日一场股市屠杀,关键都称很突然

3月24日11点31分,辉山乳业成交量陡增,股价突然直泻千里,创历史最大跌幅,股价一度跌破0.30港元,刷新历史新低,收盘价报0.42港元,跌幅达85%。午间,辉山乳业紧急停牌。

“公司股价暴跌,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对于股价暴跌,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表示没准备,不知情。

“从交易数据看,辉山乳业的股价开始下跌,进而引发交易量攀升,越跌越卖,越卖越跌。”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排除部分港股通资金南下进行的恐慌式抛售

在沈萌看来,从交易量来看,辉山乳业的换手率挺高,毕竟辉山乳业股票流通量并不多,所以很容易操纵价格,“下跌过于突然,不是件正常的事。”

不过,今日,浑水对于辉山乳业的暴跌也表示“意想不到”,创始人Carson Block在旧金山接受彭博社采访时称,“我绝对没有预计到会发生这种情况,我们首次发布报告后,这支股票数月来走势平稳,今天没有任何苗头就暴跌,我是第一次见到。”

“做空机构可能会从辉山乳业的暴跌中获得巨额收益,但希望这一风波不会影响到辉山乳业的市场和企业生存。”乳品分析师宋亮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直言不讳。

上交所称,对辉山乳业股价大幅波动非常关注,已提示投资者风险,并注重加强适当性管理。已提请港交所督促相关上市公司及时准确完整地向投资者进行信息披露。

辉山乳业相关负责人回复《国际金融报》记者称,目前公司正在核实和调查具体情况,一切以公告为准。

债权人会不会倒下?平安先“躺枪”

暴跌不会是事件的结束,辉山乳业债务问题一定还会发酵。所有债权人中,平安银行因与其发生的一笔股权质押而“中枪”。  

2016年12月27日,辉山乳业公告称,2015年6月5日,杨凯控制并作为控股股东的冠丰(Champ Harvest Limited)曾与中国平安旗下平安银行签署2年期贷款协议,贷款额为24亿港元。截至2016年底,这笔贷款仍有21.41亿港元余额,而且还款期将延长1年。作为质押品,平安银行目前持有辉山乳业共34.34亿股,占已发行股本约25.48%。

对此,针对媒体报道的关于“平安银行持有辉山乳业25%股份”一事,平安银行今日发给《国际金融报》记者的回复称,截至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在平安银行的贷款余额为21.42亿港元,质押的股份总数为34.34亿股,“平安银行及股东中国平安未持有辉山乳业股份。”

根据市值统计,截至昨日收市,这批质押股份市值高达96.1亿港元,但到今日收盘,市值约14.4亿港元,换言之,平安银行损失至少7亿港元(借款21亿元,现在市值仍有14亿,剩下约7亿)。

受该消息影响,中国平安下午由涨转跌,报收于36.55元,跌幅0.05%,平安银行报收9.19元,跌幅0.11%。  

那么,平安银行有没有强制斩仓?  

有市场人士判断,类似这样的暴跌,可能来不及斩仓。  

平安银行称,目前,辉山乳业已停牌,具体情况尚待辉山乳业公告澄清,正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将采取各项措施保障信贷资金安全。

“不排除辉山乳业的大股东股份做了质押,有人背后搞他,让他为了填平抵押品缺口而再次陷入困境。”沈萌告诉记者。  

“股价暴跌近九成,如果真的是股权质押斩仓造成,未必是坏事。”一位不愿具名的私募机构人士向记者表示,如果大股东挪用资金投资地产是事实,那么在投资者当下悲观的情况下,可能会“利空出尽是利好”,因为此前包括沈阳在内的二三线房价都出现上涨,大股东甚至可能有较多资产增值。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金融机构间流传消息称,辉山乳业管理层公司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葛坤疑似失联,但目前尚未获得官方确认。

据公开资料,葛坤于2011年6月28日获委任为中国辉山乳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并于2013年9月5日调任为执行董事。葛女士于2011年2月出任副总裁职务,于2012年12月晋升为高级副总裁,主要负责本集团的销售及品牌建立、人力资源及政府事务。

也许,债券冰山才揭开一角。

▼ 好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