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口奶制品联盟

织锦坊同题诗第一期《片刻》作品集锦

梦璇诗刊2018-02-18 18:15:54
织锦坊同题诗第一期
《片刻》
本期《片刻》
出题人:月牙儿
文字校对、编辑:梦璇

参与者43人(按来稿先后为序)
风铃子、李星、心上秋、翠薇、紫陌雪寒、依美、巴山一民、楚衣飞雪、一炉雪、苦艾、心炫、黑多、轻羽春风、钟小玲、舒中、梅苑飞雪、夜夜舞蹈、喙林儿、善宇、迟客、毕俊厚、樱海星梦、清荷诗语、霸气的文雅、梅兰竹菊、袁东英、孙淮田、卢绪祥、里拉、以梦为马、紫紫、月牙儿、丰桦、苏美晴、石茵、鲁侠客、滕洪利、沪上敦腾、梦璇、珍尔、温秀丽、苏扬、非常删删
《片刻》
作者/风铃子
蛐蛐儿鸣叫的夜晚
未曾留意是否有星光闪烁
饿醒后喝酸奶
看到微信里有留言
"果果思想有赤子单纯古典,
却又有迷人的脸庞与性感的身段"
片刻,误以为爱情来过
发了个笑脸
居然有回复
"还不睡,在干嘛?"
"喝酸奶,我喜欢甄纯"
"真纯"
"嗯"
蛐蛐儿还在吟唱
睡是睡不着了
惦记着星星
不如起身一探究竟
2016.8.25
《片刻》
作者/滕州李星
或阴或晴,忽冷忽热
八月的感性不是我想要的
善变的天空下
飘忽不定的眼神
也不是我想要的
               
一种沉默坐等一个结局
我想要的
无非是一段不被惊扰的梦
而不是
或悲或喜忽远忽近的背影
 
无论怎样,就这样说好了
即使搬来今世和来生
也赎不回此时我眼睛里
片刻的宁静
2016.8.25
《片刻》
作者/心上秋
八月的乡下,秋深雨浓
走进去,会被掩埋

墓地上,她把一块月饼
藏在没膝的杂草里——
“奶,枣泥的,你最爱吃的那种”
转身离开。很快就不见了

多年后,写到那个举着黑伞的紫裙子
允许我冒昧地唤她,“片刻之恋”吧
2016.08.25

注:“片刻之恋”出自张爱玲小品精萃《童言无忌》之倪弘毅的《重逢》
《片刻》
作者/翠薇
就像那山间明净的溪流
哗哗响着流向低处
经过纷乱的泥土,粗糙的卵石之后
它依旧干净如初
它的内心是纯洁的
所以它陶洗着一路的遇见 
 
我愿意捧紧自己的心
远离喧嚣,流向低处回归自然
让自己低下去,贴近大地的呼吸
一仰头,照样有大把清澈的鸟鸣
将天空擦出闪电
哪怕只是片刻
我也是纵享到了自己想要的欢愉
《片刻》
作者/紫陌雪寒
许多声音从不同方向袭来
无数奇形怪状的手脚在墙壁四周游走
与幻觉抗衡
虚假的笑容掏空眼眶
一些细小事物的灰烬证明了此刻语言的苍白

叶子在风雨中吼叫,色彩瞬间消失贻尽
一朵恶之花,于慌乱中挣脱镣铐
沿水逃亡,界河边的萤火虫疯狂捕捉

花朵在空中学会飞旋
照耀阴暗的岁月,挑逗古典舞蹈
臆想挥毫泼墨,画出梅朵的红
点缀着枝头的空虚,但与春天无关
《片刻》
作者/依美
就是在闪电雷鸣的那一刻
法桐树上的叶子
看起来像夜晚的蝙蝠

一排倒挂在树上的蝙蝠
我愿称它们叫神巫
它们就像是故乡常见的那些只

这些梧桐叶子
露出透明的骨头
好像被闪电划破了皮肤
在黑暗里流着血

这些神巫们
在流出鲜血的同时
仿佛要张开翅膀黑压压地迎向我
《片刻》
作者/巴山一民(土家族)
我喜欢
把苞谷挂胡子
说成片刻
喜欢
把父亲的烟锅
想成片刻
因为他乡的时间
一直把故乡越磨越短
就连端的这杯酒
也在片刻
溜进骨头
我不敢张望月光
怕这一杯杯乡愁
在父亲的烟锅里
化为灰烬
《片刻》
作者/楚衣飞雪
风在屋顶响动
它常常在夜里这样造访我
走在熟路上的思虑
只有细节和记忆恒久不变

时间被遗憾精打细算
时间被远方无限阔大

亦如我此刻的敏感,无端陷进去
多么惶恐啊
用了这么多往事
仍按不紧想象穿过身体
溅起的浪花
《片刻》
作者/一炉雪
他很执拗,像海风
总在浩荡的庄园游弋
不时地打捞
网眼里漏掉的光阴
咽下骨节里反复冒出的风
曰子风干,溢出泪和盐份

那一夜
灯塔走失,他也是
喊叫声尖利
穿透鱼腹和水草
片刻,熄灭了梦中最后一团渔火
《片刻》
作者/苦艾
阅读你略带幽怨的笑靥
一行一字都意趣盎然
片刻间
一颗孤寂邂逅你的诗意
一朵凄艳的花迎风而绽
 
行走在灯红酒绿的湖畔
读你的心事在点凄然
片刻间
攒起半生的激情
挤进你脉脉千年的眼
 
追忆着那个有风的夜晚
描摹不出丁香诗意的纸伞
片刻间
心底奔涌的洪流
壮阔成万顷波澜
 
你广袤的沃土
霎时涂上绯红的娇憨
片刻间
心与心的共鸣
定格成你我的亘古不变
《片刻》
作者/心炫
还未细赏,葱茏就开始凋零
像未成熟的庄稼,夭折在狂风暴雨里
留下的凉,在心尖打转
 
回眸,熟悉的景像已模糊
渐远的何止痴狂的夏天,还有春天的温暖
转身,任忧伤滑落
 
吹吧,不管是东南风还是西北风
吹走所有的悲凉。给心,留片刻的美好
2016.8.26
《片刻》
作者/黑多
我听到了什么?
在一只钟摆的后面
又是山花的吐蕊,雪的微凉
慈悲的月光照向自己和阔大的北方
归途中的记忆总如犬吠
风儿吹着荡漾的湖水,终抵
属于你的波心
那些,高大和微小的事物
都在相互指认
那些,至柔和深埋的曲线
都在相向而行
在爱与虚妄中
我们紧握着对方的手,静默不语
灵魂走进麦地,黎明的薄雾瞬间升起
满天的繁星渐渐隐去......
《片刻》
作者/轻羽春风
清晨,一只小鸟
冷箭般掠过我的发梢
打落几片黄叶,再无踪影
唯有路旁的紫蓟花冷静地看着一切
总是僵尸样的我  片刻
被划伤 且激活
《片刻》
作者/钟小玲
最美

从茧中挣脱束缚自由飞翔的
蝴蝶
从一千五百度左右的熔点中浇灌出的
打铁花
从参天大树里旁逸斜出憨态可掬的
木耳
我喜爱的事物
都是经过酝酿,锤炼,隐忍之后
片刻间绽放的

而最美的是
我和你
在经历过无数
沉潜和煎熬的倒春寒之后
打开门的刹那
一个在门里一个在门外四目相视的瞬间
那一朵朵怒放的心花
甜和蜜
只有蜂和蝶知道
《片刻》
作者/舒中
奔走在片刻之中
无论几十年还是近百年
凝望  拥抱
把盏  读书
片刻的暇愉
闪烁成星光
比生命更漫长
 
犹如一个笨拙的裁缝
我用片刻连缀片刻
我用感情帮衬感情
不敢有些许懈怠
呼吸和心跳
都证明你在等
我片刻的虚空
《片刻》
作者/夜夜舞蹈
进入桃子内部
鲜艳   饱满
夏天是美好的

语言是华丽的外表
多汁的生命是根本
其余是多余的

我抓住了片刻
却放过世上的
一千年
《片刻》
作者/梅苑飞雪
形形色色的夜在向我聚拢
路灯下脱落的面具无人认领

树木顶起满身的黑皱褶
向远方奔跑

为了避免再次相遇的
孤独,我企图在黑夜寻找光

霓虹的眼神是恶毒的
在我发怵的瞬间

巨大的屏障越堆越多
片刻之内,群星拥紧

我携带更多的恐惧
向更黑的夜靠去
2016.8.26
《片刻》
作者/喙林儿
有着闪烁的光,迷离
歌声的尾音不断延长
身体里突然出现无数个漏洞,来不及撤退

那天的早晨很美
相遇很美
车子越过五周山时风驰电掣的感觉很美

市区闹嚷嚷光怪陆离
红绿灯坚守路口位置,有序交替呈现

歌声,在恰当的时刻内停止了
许多颜色都迅速消失
如一恍惚的幻象
《片刻》
作者/善宇
我偶然登上草原上的一处高地
海水在脚下哭诉,贝壳吐出沙和爱情
月光摊开双手,让时间结透明的网
大鱼对小鱼的死熟视无睹
我在高地上的洼地偶然找到眼睛和你
蜉蝣生物的私语,雷点击中绿色植物的新芽儿
种子守候春天,相遇与分离蹉跎
《片刻》
作者/迟客
大风挥舞往事的鞭子。驱赶羊群
白羊咩咩,移动的沙丘其实就是羊群
我在挂满蜘蛛网的窗棂
看一支箭射出结痂的疤痕
追不上鞭子下跛足的羊群
和羊群啃食进胃部反刍的
岁月的树叶
这一时刻,只是片刻
我的生命孤独如一朵野花垂落的头颅
一阵痉挛,流下片刻极致的殷红
片刻的宁静,片刻的剧痛
归于片刻的殇,或者永逝
《片刻》
作者/毕俊厚
他执意要出去。一个服刑犯的午后
廊道暗了下来。几根钢筋的影子斜斜地
插入地面。他在挪动。脚,有些沉,阳光那么麻木
几次,他的影子被另一些影子,重重地绊倒
 
此前,疲于奔命。此后,他将反复地数数
从囚牢到受询室,恰好一百步。返回
仍然是一百步。他望漆黑夜空的时候,不自由地数到
一百里外的山村,和几近倒塌的老屋
 
差不多几秒钟的时间,他丈量完犯罪的整个过程
然后,一座门开了。
阳光下,雪山萎颓,一座山峰压着另一座山峰。
只是片刻,海水,奔涌而来。
一座山峰扶着另一座山峰,逶迤而起
《片刻》
       --------天津塘沽8,12爆炸一年祭
作者/樱海星梦
硕大的火球从窗前腾起
动地的爆炸声携裹着婴孩的哭叫
片刻,有无数身影在浓烟中奔跑
片刻啊,只是片刻
一个个年轻的生命
一个个母亲的宝贝
身躯化为血雨,魂魄卷入苍穹
一年了,他们的名字已传为不朽
呐喊的回声依然惨烈
有无数人在这道伤口里翻找
悲壮的诗句,以及黑色谜底
但我只记住了片刻的火光中
我和他们的亲人
一起心碎。我只记住了
爆炸声中我在晃动的屋子里
双腿跪地
跪向那些头颅,尸骨,乃至
青春的心跳
《片刻》
作者/清荷诗语
那一刻 星星哭了
我渴望的你没有回头
紧攥在手中的汉字
呆呆地望着路灯下的影子走远

收藏起我十八岁的秘密
那个开满紫丁香的夜晚
在我青春的独白里
成为永恒的底片 
2016.8.27
《片刻》
作者/霸气的文雅
白牡丹三寸金莲倒挂房檐
舌尖舔破窗纸
眼前一黑差点晕眩
未婚夫双手被吊在肉架上
脚下一锅咕嘟咕嘟要吃人的开水
黑店老板摆好了恶虎掏心架势
刹那,暗器从指尖飞出
白牡丹挟未婚夫飞檐走壁
趁夜黑风高赶往山寨
山寨灯火通明,已备好洞房花烛……
《片刻》
作者/梅兰竹菊
浅秋的风,穿过急促的喘息
揪心的剧痛,从呻吟的坑坑洼洼
倾泻出对生命即逝的呐喊
 
血,游荡于腹腔内外。片刻的汹涌
摆脱俗世的纠缠,以鲜红的色彩,挑战生命极限
 
一串串忙绿的脚步,穿梭于无影灯下
几双手,恪守信约,扶起刀刃上倾斜的夕阳
用一颗禅意的心,垒砌成一堵挽救生命的墙
堵住血流的河,沿着脉络的方向,拽回生的希望。
 
注:有感于一次子宫破裂病人的抢救
《片刻》
作者/袁东英
像听从了自然的风声
我和它们为伴
追来云朵
和天空飘下来的水花

一朵一朵,绽放在发丝间
水袖里,抛出心跳
我拎起水灵灵的耳朵
漫天是弦外之音

《忘机曲》里
我是弹落的鸥鹭
被古琴淋湿
舔着陈旧的时间
试着发声

片刻间
朝露升起序曲
而我
已为夕阳填写新词
《片刻》
作者/孙淮田
从砖缝里向上爬动
翻了几个跟头,反复掉下去几次
逾越了,一块巴掌大的地砖  
 
一只夜晚的蝼蚼,用柔软的身子
坚韧的耐力 ,爬过一个危险,又一个
爬出了光亮的视线 
 
走来走去的人或行进的车轮
不会注意到路面的黑点,它太小了,小到
片刻被碾碎,也没有被人觉察
《片刻》
作者/卢绪祥
河面上的倒影,影影绰绰
此刻,每一根枝条都那么百无聊赖
无精打采的她们, 也只有在夜幕降临时才花枝招展着
那些夸张地就要掉渣的脂粉,让夜讨厌着夜
 
总是有钓到的金龟,总是有等待的珍馐
在客人片刻的欢娱之后,她机械地把笑贴给了夜
她先是如释重负,也有片刻的安慰
但转身之后,还是偷偷揩去了脸上的泪水
《片刻》
作者/里拉
山岚在幽谷退去,那个隐者
闲敲棋子,或在一泓泉水里濯足
“天下尽归于我” 几十年的
座右铭,何其高尚而绝尘

梵钟回响在山林,有待脱口的
美丽诗句仿佛瞬间遁去
就在这回旋的音声里
悠荡在耳廓和心灵的片刻间
山水不再是山水
天下岂止是天下
隐逸不过是肉身的位移
幅巾与芒鞋,覆盖簌簌红尘
的肉身,仍旧未逃去侵染
好名、耽于溪山风物,谁说不是
另一种迷途

的确,这样的背叛或悟道
这样的灵魂解绑
这样的抵达
只在片刻之间
《片刻》
作者/以梦为马
霸王持剑的手臂停在半空。
乌骓不嘶鸣,八千子弟将沉闷的吼声,暗藏于胸。
虞姬的一滴泪水落地,楚歌漫过了整个江南。

羽扇轻摇。东风适时而起,
江水潜蕴了无数箭矢破空的声音。
小乔颔首,灰飞烟灭间,
恍惚又一个春天。
《片刻》
作者/紫紫
日光里,窗前的白玉兰开了
乳白色的色彩,随风
一会儿暗,一会儿明亮

我打开心扉,允吸散发的馨香
所有的枝叶一起律动,还有小路上
那个青春勃发的少女

美啊,生命中刹那间的相通
竟来自此刻的自然
《片刻》
作者/月牙儿
一直以为,秋天是寂静的
田野空旷。叶子抱紧碰撞的喧嚣
落在死角一言不发
林子空了,听不到一声鸟鸣
 
我不知道,删繁就简的秋
包容了果实之外的事物
比如未饱满的秕子,遗落的谷粒
草人儿的碎屑,吸引了无数的麻雀
它们高调地啄食,此起彼伏的尖叫
仿佛霜白一恍惚,红尘像雾又像风
 
捡稻穗的女孩走了过来
她的竹篮子只甩了一下
我丢失的片刻安然
就复原了金秋的全部颜色
2016.8.31
《片刻》
作者/丰桦
时间在小声说话
仿佛浪花一朵
云影一闪而没,像鱼走过
黄昏站在地平线上
与青山告别说:
“一天即将结束了”

光芒的密度很小
可我还是无法休息
夜色很轻
足以隐去很多美好的事物
轻启眼帘,已然黎明

雨滴落下。如斗转星移
落叶飘飘
多像蝴蝶轻盈的一生
去年树木还在生长
今年我已经满头白发
我来不及校对方向
年轮已经走远

一生不过是
坐在死亡的对面
翻看不断消失的容颜
2016.09.01
《片刻》
作者/苏美晴
几缕残余的月光,印在窗户上
表露着人间的欢喜。黑夜以一种鸟的姿态
俯身下来。此外,风是鸟煽动翅膀的声音
他坐在炕沿边,一只烟袋已经吧嗒出大半个夜晚
骨头深陷季节的疼痛,曙光的梦还在很远
他计算着渐次减少的趟数
一趟十斤,明天也可能要减到五斤
从暗夜的井口,把这些能燃出光明的煤背上来
一天下来也有五六十的进账
可他这把老骨头是否能挺过儿子四年大学的生活
可他这把老骨头是否能继续燃起家里灶火的黎明
骨痛让他的背一点点变驼
这也好,省得直起来,看夜空如何黯淡下来
只是彻夜不眠,耗尽了他的力气
他把烟袋锅在炕沿上敲了敲
一些散落在黑夜的烟火,恍若是夜空里的星星
让他感觉,是他把那些星星,扣在了黑夜的锅底
日子也被骨痛敲醒,一如这些细碎的闪光
一如此刻,他盘坐在炕上的身体
像一根木棍,支撑着就要扣下来的那口大黑锅
《片刻》
作者/石茵
秋风,落叶
独行的小径
片刻,想起了我的童年
那时树那样多,落叶那样厚
它是小孩子过家家时绵软的地毯
躺在上面看天空,瓦蓝之下
总有飞鸟不停地从远处飞来又飞过去
像极了大地上,忙碌秋收的人们
《片刻》
作者/鲁侠客
片刻、刹那、须臾,有时越读越轻
直至一双翅膀,从臂下生出
直至,我们忘记过去,忘记彼此
成为每天呼吸的空气、会飞的尘埃
与时光虽有过反目成仇
但更多是肌肤相亲
片刻、刹那、须臾,在骨子里生长
在黎明的枝桠上,褪去神秘
我们在片刻、刹那、须臾里死去
我们在片刻、刹那、须臾里复活
我们此刻正宽厚地
接纳着片刻、刹那和须臾
《片段》
作者/滕洪利
宁静。风暴藏于叶内
我的手和阳光都有小小的瑕疵
遮挡和照耀都是街上的
墙上一些丝线牵着五月正午的海棠,她们穿花衣服
穿青青的草
 
而我穿上她们,照
镜子
《片刻》
作者/沪上敦腾
停顿片刻就是一生,
贤人做不了,
还搭上了永恒。
《片刻》
作者/梦璇
九月  我与一枚叶子推心置腹
虫鸣低吟  风在秋天里抚琴
 
一个异乡人在陌生的街道上  仰望星空
她的悲伤
锁住了叶子初起的悲伤
锁住了所有擦肩而过的影子
 
听,故乡的琴音又在响起
隔着栅栏
一个月亮慢慢升起来
 
我是那个异乡人  如今白发苍苍
我的悲伤
此时静如寒蝉
此时跟着点灯的人走入黑暗
 
看,故乡的眼睛再起潮湿
荒凉中  我听不到叶子均匀的呼吸
《片刻》
作者/珍尔
头脑里的一闪念
睡梦里的一句呓语
酒醉时绽开的一朵笑靥
面具后深藏的一张素脸
是人生中数亿个片刻
组成了生命的密度和品质
 
让我们从一滴水里
窥见了大海的容颜
 2016.09.3
《片刻》
作者/温秀丽
我不敢确定
是否可以继续爱你或恨你
在低垂的光阴里
风在动    云在动
沧桑也在动

我能确认的
只有站在影子里的自己
拧干加在语言里水分和盐
我渴望一场深睡眠
忘掉烦躁、忘掉贪嗔痴
片刻之后
水落石出的结果    虚幻着
那不是我想要的
就连我是谁都恍惚起来 
《片刻》
作者/苏扬
片刻没有了
片刻的翅膀只保留飞翔的声音
从高原到平原,从山峰到河谷
从铁路到田野,从城市到大漠
片刻发生的事件太多
媒体和网络来不及跟踪搜索
 
喜悦的,悲伤的
明亮的,阴暗的
美好的,丑恶的
要么惊天动地
要么无声无息
 
一代代人在片刻中出生入死
一批批灵魂在片刻中仓促繁衍
而我们总是无法捕捉片刻的真相
就像无法捕捉光的身影
感觉不到正从一个片刻进入下一个片刻
从一个事件进入下一个事件
 
人间鸡鸣犬吠
片刻不停变换角色,并且神秘莫测
大地的眼睛忽明忽暗
如同被风围困的灯火,飘摇、挣扎
而几十亿片刻串通起来
就是一部人声鼎沸的历史和波澜壮阔的时代
《片刻》
作者/非常删删
源自几个春天之后的瞬间
一次圆弧与尖锐的碰撞
释放无数囚禁的魄
一类蔷薇一类木果
还有各种道不出的名
它们要旋转,要聚,要散……
如宇宙一对对白矮星舞动
一片焚烧竭尽的馥
凝炼成哪个女人不挚爱的液体钻石
曾摆在妆台翘望,去引渡
依附她们获得新生
仍记当日手臂润浸的芬芳
哪怕即逝挥发,它说不能成为腐朽的干花
无意义被皮鞋踩踏
倡导纯净写作,做明亮的人,写明亮的诗。
微信公众号:mengxuanshand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