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口奶制品联盟

我家楼下的酸奶机

酒鬼一家2018-05-05 07:12:02

(1)

有时候觉得回忆对于我来说有点奢侈,也许是因为身体不好,很多记忆都消失不见,我记不起我小时候的成长过程,只能记得零散的画面,我不记得我儿时的爱好,只记得我一直惯性的活着,我不记得很多事情发生的原因,我只知道我变成了现在的样子,管它呢,也许我只是不想记得。

慢慢的我习惯了,习惯了靠一种习惯去生活,习惯了靠一些事件去记忆,习惯了努力回想昨天吃了什么。

这些年,搬过几次家,搬家的原因有很多,但大部分都是因为宠物,每次搬家都会有一丝落寞,因为我离开了它们的成长回忆。不过好在每次搬的新家附近都有一台售卖酸奶的机器。

墨爷小时候的事我能记住的其实很少了,但我始终记得那台售卖酸奶的机器。它小的时候,我工作非常忙,很难陪她玩很久,所以她常常喜欢自己和自己玩,自己把球丢出去,自己再捡回来。慢慢的她的性格也变的孤僻,每次遇到邻居遛狗,她总是自己静静地躲在一边,那时邻居们常常误会我孤僻,冷傲,养的狗也不爱跟其他的狗在一起玩闹。直到有一天,一位邻居在酸奶机买了瓶酸奶逗墨爷,6个月的她头一次在外面摇头晃脑的跳起来,大尾巴甩来甩去,开心的样子我至今记得,因为这一次我才知道原来狗真的会笑,而且笑的那么可爱。

 慢慢的,墨爷开始跟其他狗在一起追逐,打闹,一起游泳,一起守在酸奶机旁等待主人们来买酸奶,直到现在,只要一提酸奶墨爷依旧会很激动,因为那是她记忆最深处的快乐。

当梦想照进现实,一切的快乐都会背上生活的重负,我也不例外,工作越来越忙,能陪着它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甚至她会被我送到宠物店寄养。很多人都受不了宠物们被寄养时离别的眼神,而我更受不了她逐渐习惯后的冷漠,所以我决定带酒鬼回家,让她们互相作伴,一起长大,一同变老。

可以说酒鬼的童年充满了幸福,墨爷在外面护着他,在家里让着他,而我有了养墨爷的经验,也变的更懂的如何照顾它们,它们每天一起吃饭一起拆家,一起在室外奔跑,一起在酸奶机下等待我付款成功后的那一声有几次酒鬼喝不够,赖在酸奶机旁不肯走,我生拉硬拽的把他拖回家,邻居们还以为我在虐狗,解释了半天,大家才狐疑的散去,场面极度尴尬,回到家里一顿教育,之后它便似懂非懂的躲到窝里睡觉去了。那时的它还是一个奶里奶气的小公狗,还会撒娇,还会发点小脾气,还很健康。

 

随着酒鬼长大,它的体型也在时刻的提醒我,这里真的再也装不下我们三个了,晚上我带着它俩坐在酸奶机旁,我盯着它们经常遛弯的草地,酒鬼最喜欢尿的那棵树,墨爷最喜欢坐在上面的板凳,再看看它俩盯着酸奶机的小眼神儿,突然觉得也许留念这种情绪只是人类强加给它们的,它们想要的可能只是一杯酸奶而已,然而很快它们便用现实告诉我,它们的情绪并不比人类简单。

 

为了找到合适的房子,我跑了很久,有合适的房子,房东明确不让养狗,或者房东喜欢狗的但却是电梯楼,出出进进总要挤电梯,非常不方便,也算是机缘巧合吧,总算被我找到了一个一楼带阳光房的空房子,之前是幼儿园,房间的墙都是花花绿绿的,很多关注我的朋友都笑话我的少女心,说实话我觉得还挺好看的,阳光房也很大,下面还有一个地下室。

 

置办好了全屋的家具,满心欢喜的带着它们连夜搬了家,看着它们在新家里跑来跑去,追逐打闹,真开心,再也不用担心吵到楼下邻居,再也不用操心坐电梯被人指桑骂槐,再也不用看到别人的冷眼了。

 

等我用了几天时间收拾好一切,天天跑进跑出,总算告一段落的时候,才发现它们的情绪都不太对,酒鬼一直趴着,墨爷也怏怏的,拿零食逗它们也没什么兴趣,每天出去遛弯回来,都不太愿意进家门,尤其是墨爷总是拖着我往小区大门的方向跑,让我总摸不到头脑。直到有一天,我在小区里发现了酸奶机,我领着它们走到酸奶机旁,看着它们兴奋的小眼神,笑的还是那么可爱。我才明白,也许是我夺走了它们的玩伴和回忆。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是应激反应,可当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酒鬼因为应激反应导致的抵抗力下降,体内累积的过敏原全面爆发,直到现在依旧无法完全恢复到健康的状态,每天都要在过敏的煎熬下生活,过敏导致的嗜睡让它体型发胖,髋关节的疾病也随之而来。虽然已经无法再喝酸奶了,但每天晚上我依旧会带着它和墨爷到酸奶机旁坐一会,也只有在这个时候,酒鬼才会像小时候一样,开心的摇着尾巴,和墨爷一起坐在酸奶机旁等待着那一声结款后的“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