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口奶制品联盟

辉山乳业半小时暴跌85%,创港交所史上个股单日最大跌幅,浑水又一次赢了?

新财富杂志2018-05-31 06:13:44




辉山乳业的暴跌,或源于债务危机的爆发。截至2016年9月30日,辉山乳业长期负债52.99亿元,其中长期银行贷款45.49亿元,流动负债159亿元,其中短期银行贷款逾108亿元。此外,其140亿元的流动资产总额不足以覆盖流动负债。

 

作者:万丽

来源:新财富



2017年3月24日上午11:30分左右,辉山乳业(06863.HK)股价突然暴跌,短短半个小时内狂泻90%,临近中午收盘仍跌85%,最终市值由378亿港元跌至56.6亿港元,创下港交所史上个股单日最大跌幅。午盘时间辉山乳业紧急停牌,截至发稿时,该公司未就此次暴跌做出解释。

 

 


突然暴跌,谁在抛售?


关于此次大跌,各方第一时间联想到的是此前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连续两次发布看空该股的报告。

 

2016年12月16和2016年12月18日,浑水两次发布针对该股的看空报告,但未对辉山乳业掀起半点波澜。浑水首次发布报告后,辉山乳业股价走势一直平稳,甚至在发布报告后的几天时间出现了股价上扬的趋势,之后数月股价也没有任何大的异动。

 

今天突然出现历史性的暴跌,若是因为浑水看空,那反射弧似乎也太长了一点。对此,连浑水都表示出乎意料。

 

另外,辉山乳业股权高度集中,大股东杨凯及葛坤作为一致行动人共同持有该公司99亿股,占总股本的73%。而今股价突然出现如此异动,另一个猜测是,有无可能是大股东质押股份到期,无法还款,股票被强制抛售所致?

 


 

根据辉山乳业公告,辉山乳业大股东的确存在质押股票的情况。

 

2015年6月5日,辉山乳业控制人杨凯通过其控制的冠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丰”)与平安银行签署了为期2年、总额达24亿港元的贷款协议,贷款由冠丰持有辉山股份股票作为质押。2016年12月27日,冠丰与平安签署了补充协议,将其中21.41亿港元贷款余额到期日延长一年。

 

根据辉山乳业公告,截至2016年12月27日,冠丰质押给平安的股份数量为34.34亿股。占辉山乳业总股本的25.48%,占杨凯持股总数的34.68%,杨凯手中仍然持有辉山乳业近39%的可流通股。

 

平安银行有无可能强制平仓部分辉山乳业股份导致其股价下跌?

 

下午,平安银行很快针对此事对外发布消息称:“冠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丰有限”)为香港上市公司中国辉山乳业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山乳业”)的控股公司,冠丰有限以其持有的辉山乳业股份为质押,于2015年6月在平安银行获得授信额度,截至2017年3月24日,在我行的贷款余额为21.42亿港币,质押的股份总数为34.34亿股。我行及股东中国平安未持有辉山乳业股份。”

 

也就是说,截至到目前,杨凯质押在平安银行的股份没有发生任何变动,且贷款并未到期,也就不存在强制抛售的可能。平安银行则因为客户股价大跌成了受害者之一。受此影响,平安银行股价午盘开盘下跌。

 


 

目前,尚未查到杨凯手中剩下39%股份是否在别出还有质押。

 


爆发不良,银行追债?


网上流传的一份辽宁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会议通知显示,就在前一天(3月23日)下午14时,该金融办召开了针对辉山乳业债权银行的工作会议。

 

参会的债权行包括省开行、省进出口银行、省工商银行、省农业银行、省中国银行、省交通银行、中信银行沈阳分行、华夏银行沈阳分行、广发银行沈阳分行、平安银行沈阳分行、浦发银行沈阳分行、民生银行沈阳分行、浙商银行沈阳分行、招商银行大连分行、渤海银行大连分行、邮储银行、大连银行、锦州银行、阜新银行、辽阳银行、辽宁省农信社、汇丰银行、华融资产辽宁分公司等23家银行分管行长以及其他债权机构负责人。辉山乳业集团相关负责人参加了会议。

 

图4:网上流传的辽宁省金融办文件


一个针对一家企业的会议,集齐了一个省份的大部分银行,其中的不寻常可想而知。

 

辉山乳业长期扎根辽宁省,是当地颇为知名的本土奶业品牌,创始人杨凯在奶业有二十多年从业经验,生活在辽宁的人对辉山品牌不会陌生。其财报介绍,目前公司是一家覆盖全产业链的乳制品公司,业务涉及草料种植、奶牛养殖、液态奶和奶粉的生产及销售。

 

2013年,该公司在港交所上市,共募集资金约101.13亿港元。2016年辉山乳业在全国扩张提速。为了拓展新区域市场,辉山乳业签约影视明星刘涛,陆续在河南、安徽、江苏等地开展强势营销。根据辉山乳业2015/2016财年年报,公司促销推广活动覆盖全国80%的城市。截至2016年3月31日,辉山乳业已经在全国56个城市有800家终端门店。

 

然而,辉山乳业的快速扩张,引来了浑水的注意。2016年12月,浑水发布的第一份针对辉山乳业的看空报告长达47页,质疑的内容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1、质疑辉山乳业至少自2014年起通过虚假宣称苜蓿草全部自供来夸大利润率;

 

2、质疑辉山乳业通过虚增牧场的资本支出,将高额的运营资本移出利润表,涉及金额高达9-16亿人民币;

 

3、质疑大股东杨凯可能窃取辉山乳业价值至少人民币1.5亿元的资产;

 

4、认为即使辉山乳业财务没有造假,该公司也似乎处于违约边缘,因其杠杆过高;

 

5、认为辉山乳业宣称2016/2017年财年第一季度销售额因平均售价提高而有所增加纯属造假。

 

以上几项“指控”中,第一第二条最为致命。

 

辉山乳业宣称全部自供的苜蓿草,是奶牛饲料中的重要草料,目前国内大部分奶企都依靠进口来获得苜蓿草。但是辉山乳业对外宣称,公司自己种植苜蓿草,并拥有国内最大的苜蓿草生产基地。自供的苜蓿草每吨只要92美元,而进口苜蓿草价格每吨差不多要400美元。辉山乳业通过自己种植的方式,大大节省了成本,提高了利润率。

 

但是浑水的看空报告显示,经过长达数月的明察暗访,其掌握了证据证明辉山乳业自己种植苜蓿草是一个谎言,辉山乳业其实一直从一家国外公司大量进口苜蓿草。

 

如果辉山乳业同样是进口苜蓿草,那么为什么还能维持这么高的利润率呢?答案指向浑水的第二条“指控”。浑水称其涉嫌资本支出欺诈,通过虚增牧场的资本支出,将高额运营成本移出利润表,涉及金额高达8.93亿至人民币16亿元。

 

针对以上指控,辉山乳业第一时间发布公告进行回击,否认从浑水提到的美国公司那里进口苜蓿草,否认财务造假。大股东杨凯在看空报告出来的同一天,即以增持股份的方式表示对企业的信心。

 

2016年12月18日,浑水针对辉山乳业再发第二封看空报告,指其存在大量收入造假。辉山乳业再次发布公告反驳,指出旗下公司收入数据与同年在国家工商总局备案的数据完全一致。紧接着第二天,杨凯继续增持2100万股。此后,辉山乳业股价维持了三个多月的表面平静。

 

不过,银行业内人介绍,浑水的看空报告出来后,银行不可能毫无反应,很可能在第一时间提高警觉,并对辉山乳业重新进行风险审计。辉山乳业股价表面平稳的背后,银行到底审出了什么不得而知。

 

市场传言,中国银行审计发现辉山乳业大股东挪用资金30亿元用于投资房地产。不过,此说法尚无法得到证实。

 

一旦确定辉山乳业确实存在财务造假,银行很可能考虑收回贷款,消息传出,引发公司股价暴跌。这条逻辑与网上流传的辽宁省金融工作办要求二十多家银行参会的通知颇为衔接。

 

据媒体报道,辽宁省金融办此次会议的主题是维稳,旨在吸取东北特钢的教训。为了社会稳定,要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要对辉山乳业抽贷,给辉山乳业四周的时间来解决拖欠部分利息的问题。

 


辉山乳业2016年中期报告(4-9月)显示,截至2016年9月30日,辉山乳业长期负债53亿元,其中长期银行贷款45.49亿元,流动负债159亿元,其中短期银行贷款逾108亿元。此外,其140亿元的流动资产总额不足以覆盖流动负债。引来这么多家银行“被维稳”,如此看来辉山乳业此刻可能陷入债务危机中。

 

辉山乳业近期也露出了缺钱迹象。2017年3月17日,辉山乳业旗下全资子公司曾经出售旗下若干物业、厂房和设备给徐州恒鑫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融得资金2.5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