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口奶制品联盟

半脱脂牛奶生活

楼主:诺坎普的兔子 时间:2018-05-30 14:17:17

羡慕轻易就可以大汗淋漓的人,情绪也是。


他人的“愚蠢”会成为喜闻乐见但又脆弱不堪的参照系,“不允许愚蠢”则变成掩藏无力感的攻击。偶然的蛛丝马迹发现以前的自己还是很有趣的,而现在成了没有主干的句子,脑袋里噼里啪啦的时候,手先放下了。挑了许多华丽的形容词傍身,其实很匮乏。讲来讲去都是用大灰狼和小红帽的故事把小朋友哄睡着,教小朋友画画,画来画去不是鱼就是小黄鸭,耐心快被自己的黔驴技穷消磨完。有一天做表才发现连最基本的Vlookup都已经忘了怎么加,好像,生活慢慢成为了工作的jugglers,这一年,真的,参与太多,结果太少。可我是真的很喜欢珠海到广州的这一段轻轨啊,干净整洁又安静的一小时道,好像半脱脂牛奶,不太清稀,也不太浓稠,一切都那么刚刚好。

 

偶尔需要一场大雾,把生活模糊下去。

 

感冒后的出差安排,为了能有充沛的精力把工作做的更好,出发前的几天就开始锻炼身体,在珠江宾馆住了大半个月,专门带了跑鞋,每天晚上沿着一江之隔的小蛮腰跑步。这天我们去吃了有名的芷江鸭,喝了梅子酒,老板亲自采摘酿的,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清澈通透,纯粹甘甜。好像就是有种匠人,与季节一同呼吸着,总能将生活丢过来的酸柠檬,统统榨成可口的柠檬汁。有天中午订了香煎龙利鱼,预留出了可能迟到的时间,看啊,真正的理解出自经验而非临场发挥。过了太久被动加速的跑步机上的生活。这些天好像什么也没干,又好像经历了很多的起伏。想想啊,以前是个连3公里都跑不了的人呐。总之,外出的这些天,觉得自己变回来了。

 

12月,那个有关清醒的记忆终于回来了。

 

最近经常有回到小时候的错觉,忘了是哪天,跟一个体重是我两倍的胖子吃完饭一起坐了跷跷板,同龄人之间的交谈好像更能唤起记忆,泛出那些小时候特有的浪花。晚上带小朋友去散步,和他一起躺在滑梯上看天上的星星,闭上双眼,把整个世界拉黑,这感觉像是回到小时候的晚饭后,院子里,在每个看似平常的日子里,做出一些看似平常的选择,却悄无声息地决定了半生,现在考虑问题也会多出plan B,更多时候因为工作立场变了,不得不承受那一份社会责任感。然而也没那么伟大,这项工作的好处之一是有了想法能够立即去施行并且能够呼吁更多人和你一起实行。

 

谁把你宠成这样,又不是在足球场。


每天早上脑袋里都会有个感叹号在晃荡:我们食堂的早饭可真好吃啊,有时候会想,蒽,吃一辈子食堂的早饭也很划得来。选择食物也是一种选择生活的方式吧,轻寒正是可人天,我开始喜欢梨子解渴又降冬燥的暗甜。以前可以消化的复杂的工程,计划了很多,形式齐全并且热情考究,而现在我承认体力不支了,我们一定是在岁月里擦肩而过了,以各自眼角的皱纹和慢慢模糊的眼神。生活a~就是即便如此喜欢秋,也还是要走去夏冬春看一看,总有人以另一种方式活在你的认知以外,勇于不敢而又有所不为。既然时间不能折叠,我打算窝在心爱的旧毛衫里,消耗掉这些中性的时间,无所事事,等待着将夜的到来。

20171227 Lt.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