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口奶制品联盟

【西柚孙】酸奶狂想曲

西柚孙2018-03-06 08:01:46

这是【西柚孙】的第39篇文章


(一)

昨天早上,我喝了一盒酸奶。


酸奶是在超市买的,五盒一联,买四送一,其中有一盒被贴上了标签——“赠品”。


出于一种微妙的心态,我决定先把这盒“赠品”解决掉。


我固执地以为,它被当作“赠品”一定是因为生产日期靠前却迟迟卖不完,超市为了止损进行了一场诡诈而机智的倾销,休想瞒过我!于是我查看了五盒酸奶的生产日期——竟是同一天。


我仍不死心,把这几盒酸奶正反上下翻看了一遍,试图从最细枝末节的角落里找到“赠品”被孤立的缘由,然而我还是失望了——五盒酸奶不偏不移地遵循着生产线的法则,盒子规整、无挤压破损。


我突然有点儿慌了,拧开了“赠品”和另外一盒,来不及舔盖就各尝了一口,紧接着开始怀疑自己的味蕾细胞分布不够致密——味道并无二致。


我死心了,呆呆地坐在那里,有点儿恍惚。我放弃了这个堪比“找不同”的无聊游戏,只因我无奈地发现,若撕了标签,根本就分不清哪个是“赠品”——他们本就没什么不同。


那么,为什么呢?为什么这盒酸奶成为了“赠品”?


答案是残酷的——“绝对随机”。


(二)

我们从小学起就听过“进化论”的鼎鼎大名,“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观点随之深深扎根于我们的心底。我们一以贯之地相信,人类进化到今天都是因为我们足够强大——智力发达、肢体灵活、懂得生火、善用工具……


这样说倒是没什么严重的错误,但是,我们忽略了一种叫做“运气”的东西,说专业点儿就是“随机”——你可能大大低估了你“成为一个人”的难度;你今天能在这里喝着茶水、看我写的文章,那些曾经的好运气简直难以想象。


先说你成为人类的过程吧。要知道,地球诞生至今诞生过的99.9%的生命都已经不复存在,这个星球上的普通物种只能延续大约400万年,而要在这里待上几十亿年,必须不断改变——改变我们的形状、大小、颜色甚至物种属性。此刻你活生生站在这个世界上,需要的是你在难以想象的时间长河中以一种手术刀般精确的方式,不断产生新的特点。


过去的38亿年里,你先是讨厌氧气,而后又酷爱氧气;你长过鳍、肢和美丽非凡的翅膀,你用力地生过蛋,用叉子一样的舌头接触过远古的空气;你曾经长着油光光的亮皮,或披着棉茸茸的毛发;你住过地下幽深的洞穴,也曾栖息在树上的巢窟里;你曾经大得像麋鹿、小得像老鼠……你像一个“变形金刚”,来回、反复、不停歇地切换过超过100万种形态。神奇吗?


其实不仅神奇,还很惊险。进化演变过程中的每一点差池都会导致结果的“不可收拾”,在你成为人的漫漫征途中,每一步都没有试验的机会,却严苛死板,不能有一点儿偏差。哪怕是最细微的一点儿“误入歧途”,你现在也许就在某个布满卵石的海滩上晒太阳,也许在大草原上奋力奔跑以躲避猎豹的掠食,或者在没有雾霾的高空上呼吸着湿冷的空气,又或者挖着隧洞到地下15米的地方品尝一口美味的蚯蚓。


(三)

成为人类的过程已经布满艰辛,来自同类的“影响”和“威胁”更加难以想象。人类文明的产生,是无与伦比的划时代的壮举,同时也给我们的诞生之路增加了无数挑战。文明的步履坎坷艰辛,生命的延续一脉而承,中间的“工序”实在考究和复杂。


以炎黄子孙为例,我们在这里谈“中国梦”的前提是5000年的血脉延递。我们的祖先未必一直着金带银、高官厚禄,但始终是“特别”的一群人。他们或许做过将军也做过奴隶、做过宰相也做过马车夫,但他们无疑在娘胎里都坚韧而顽强,在恶劣的医疗条件下没被脐带扼住、未因难产夭折;而且他们还很有魅力,都能在合适的年纪找到配偶并成功孕育下一代;他们躲过了献祭陪葬,捱过了兵荒马乱;他们没在朝代更迭中站错队,也没在皇帝老儿面前说错话;他们没在魏晋时期嗑那么多的“五石散”,也没在游牧民族的铁蹄下化成齑粉;他们识时务、敢抗争,他们一往无前、挣扎生存……他们或许没参与过什么惊天动地、名留青史的大事件,但是他们至少做了一件事——将血脉顺利地延续下去。一代如此不罕见,但十代五十代一百代呢?要知道,这种“幸运的概率”是要算乘法的,假设每代人完成这个目标的概率是0.8,历经100代,我们幸存的概率即为0.8的100次方,约等于0.0000000002037。为了让你体会的更直观些,我特地查了一下,这概率比连着两天都中500万彩票还要难上200多倍。


裹挟着蛮荒气息的血脉经过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的稀释,经过工业革命、网络时代的洗礼,将祖先与我们联系到一起,一代代的前人们,薪火相传、使命必达,共同完成了一项关于种族延续的伟大事业。不得不说,你我他,都是奇迹。


(四)

什么?你问这和酸奶有什么关系?那我告诉你,我们与酸奶里小生物的祖先们可能只隔着一纳米的距离,区别是他们的祖先起初便走向了进化的岔路。差那么一点点,我们这一个自带骄傲光环的躯体,就会成为他们的样子:以益生菌为伙伴、以益生元为食物,不会思考、言语和行走,被贴上了“赠品”的标签还浑然不知,被一饮而尽之后也不过是换个地方生长、繁衍、消逝,甚至连消逝前的一秒,都毫无悲喜……


你还敢说你不幸么?其实当你有了“不幸”的意识时,就该恭喜你了,你已经是浩瀚的自然界中最幸运的生物之一了。


我坚信人类的不死只是时间问题,但若余生的光景不足以支撑我坚持到那天,我终究还是要卑微地迎接死神的光顾。千百年后,我的墓地会罹遭地质变动,崩毁成破败的遗迹;或被一记洛阳铲掘开,以“小盒子”的形态不情愿地直视后人灼灼的目光。期间的岁月里,说不定会有什么酵母菌、双歧杆菌、嗜热链球菌的孢子从我坟骨的灰烬中降生,再经过“幸运的乘法”,被制成了一盒酸奶,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清晨一溜烟地滑进了未来人类高贵的胃肠——如果那时候的人还喝酸奶的话……


天,这是多么奇妙的事情!生命不息,轮回不止。


于是我欢欣雀跃地吃着面包和香肠,喝完了那盒充满有机物气息却命运悲惨的酸奶。之后轻抚胸脯平静了一下,还打了个饱嗝。


万幸万幸,还好我不是一盒酸奶。



你可能喜欢

谈谈梦想吧,不丢人

我们不做骗子,但可以做演员

三分钟带你了解《红楼梦》

你在医院急诊室住过三天吗?

《二十二》,见证者们与历史的和解



策划/柚team

撰稿/亚里士多哲

编辑/陈兔子

美工/香菜不香





微信:ylsdzing

See You Soon

西柚孙

带你做梦

陪你生活

当你朋友



【西柚孙】

“态度自留地,情感杂货铺”

期待在每个明媚的日子里——
See you soon.